八筒中文 > 修真小说 > 仙宫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吓退渊宁
    因为他们发现,重新凝结身躯的陈越贤,竟然气势再盛,即将劈出第三刀!

    如今的陈越贤,意志已然模糊不清,只觉得心中有着无尽的战意,唯有发泄而出!

    在外人看来,本该浑身鲜血的陈越贤,如今却覆上了一层金甲!

    他紧闭着双眼,神形端庄!

    “斩立决!”

    陈越贤嘴角微动,喃喃道,身体如同执行天罚一般,一刀劈出!

    天地之间,有一股精气神自动融入进去,化作其中的助力!

    “快拦住!”

    十位魔将已然方寸大乱,他们感受的到,这其中,有着可以将他们毁灭的力量!

    急忙之下,十位魔将底牌尽出,直至大刀斩落,天地变色!

    “轰!”

    一刀斩落,唯剩下一地的飞灰!

    十大魔将,尽皆灰飞烟灭!

    一切落幕,唯剩下渊宁卧躺在战车之中,表情复杂的看着天上的金色身影。

    千万魔军,皆沉默不语。

    天地一时寂静。

    而此刻,陈越贤紧闭着的双眼,霍然张开。

    “吾执掌天罚,地府渊宁,触天庭天条之首,霍乱天地,论刑当斩!”

    陈越贤字字铿锵,震动天地!

    那把残破的大刀此刻也变了样子,像是一把巨大的铡刀,悬挂在渊宁的头顶。

    “斩!”

    陈越贤大喝,铡刀顿时落下!

    这一击之威,连渊宁都变了色,坐立起来,不敢轻视。

    只见他抽出身后的那把长剑,表情愤怒。

    这把长剑魔气四溢,威势自显。

    “我为地府之尊,何须受你天庭之法约束?”

    渊宁轻描淡写,剑气如虹,将整片天空都染成血色。

    那把铡刀在这长剑面前,也显得不堪一击,被一剑劈断!

    同时,这剑气不停,将远方的陈越贤劈成两半。

    一代豪杰,就此落幕。

    不过就仅仅是他敢于对渊宁劈出的这一刀,将永远铭记在世人的心里。

    鬼界的一处小村庄内,所有人都仰望着天,看着上面那道金色身影消散在天地之中。

    他们眼睁睁看着陈越贤变成这样,知道上面的人到底是谁。

    “陈郎...”

    李素莲表情悲戚。

    “我爹是个盖世英雄,总有一天我会踏上他的脚步,追寻他走过的路。”

    陈越贤的儿子陈墉华没有哭闹,只是久久凝望着天际,表情坚毅。

    或许在千百年之后,又会有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陈越贤,不惧任何妖邪。

    “可惜……终是我来晚了一步……”

    叶天的身影缓缓浮现,在陈越贤离世之地。

    先前他化作一道浮光掠影赶来这个世界终究是晚了一步。

    那陈越贤前世也是天庭之人,并且算是天地之中数一数二的强者,只不过后来天庭落败,被迫转世才成了如今这般。

    但这一切也都是在墨轩的算计之中,只不过这一次终是晚来,没能在陈越贤觉醒之前赶来这里,导致这一员大将如今成了杯土。

    “这一次算是我墨轩欠你的,待到来生,必然给你一个圆满结局。”

    叶天喃喃道。

    轻轻一抬手就有无数的光华从那土中冒出,凝聚在他手中成为一团光球,那就是先前陈越贤所消失的灵魂。

    “你这家伙还真是命大,把你推入了万丈深渊都没有死,并且还恢复了修为。”

    渊宁眯起眼睛,他那个清晰地感受到眼前这人明显与先前不同。

    虽然都是墨轩,但是眼前的明显是恢复的记忆,且着记忆还是自己帮他恢复的。

    “怎么?后悔将那些庞大的记忆强行灌注我的脑海中,没想到我可以把他们融合,是吗?”

    叶天淡然道。

    “你应该后悔的……愚蠢的决定,会让你痛苦万世。”

    “难不成你还想直接将我囚禁万年?你仔细看看现在的局势,我的生活有魔道大军,而你的身后什么都没有!你的曾经那些手下如今分崩离析,各怀鬼胎。还有几个人是真正愿意为你而战斗的?并且,恐怕给你恢复了记忆,以你如今这个身体也根本发挥不出最大的实力吧。”

    渊宁笑道,似乎看透了一切。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肉身要求虽然不算太高,但是却非可有可无。

    拥有一支强大的肉身是能够使用力量的前提,所以当时墨轩才会找到这只鳄鱼,而不是去找人形生物,这神鳄就是当初墨轩给自己留的后手,没想到会落了渊宁手中,徒做嫁衣。

    “魔族之人?你们已经有许久未曾掺和,怎么这一次又要来趟这个浑水吗?不怕惹一身骚?”

    叶天看向渊宁身后的监军,冷淡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法子,我们家族长曾经答应过他一个条件,如今若是不兑现,恐怕外界诟病我们魔族中人不讲信用。”

    监军如此道,虽然渊宁也并没有遵守他们之间的守则。

    “诟病不诟病也不看看是对什么人,那渊宁本就是小人一个,说什么仁义道德,今日里若是你魔族中人死伤惨重可莫要怪叶某人下手狠辣了!”

    叶天皱眉道。

    那监军面露难色。

    “现如今谁才是三军统帅?你分不清楚就给我退下去!”

    渊宁冷然道。

    那监军顿时两面不是人,无奈之下只能灰溜溜退的下去。

    “你分明知道,若是你我之间大战一场,这些人即便是再多也派不上用场。”

    叶天道。

    “可是你会跟我打吗?难道说你会为了一个已死之人再拼命一次?即便是拼命的又怎么样,不过就是再过一万年之后的再一次轮回而已,你我之间,难纠缠。”

    渊宁像是吃定了叶天一样眼神狠狠地盯着对方,等着他做出选择。

    “对墨轩来说为一个意思就是做出拼命的举动确实不理智,可我不是墨轩……我是叶天!”

    一声剑鸣,那青诀冲云剑扶摇而上,如凤鸣音。

    “你这疯子!万年之前就如此疯癫,现如今你还是如此!”

    渊宁喝骂一声,他可不愿意再被封印数万年,在那星辰之路上漫无目的地漂流,像一只无归的亡魂一样。

    “哼!受死!”

    叶天断喝道,冲天而起的青诀冲云剑又重新回到了手中,裹挟这九天之上的剑气如一场剑雨一般磅礴落下。

    “速退!”

    有魔族降临,高声喊道,让众将士连忙后退,他们可不是渊宁,没有如此强大的肉身可以抵御这从天而降的剑气。

    可是魔族军队人数如此庞大,剑雨来的突然怎么可能完全撤退,那些来不及后退的将士,在这气势磅礴的剑雨之下,瞬间被绞杀成了肉泥,血流遍地。

    “今日你赠我鬼界一条血河,我就还你魔族一场剑雨,礼尚往来!”

    叶天朗声道,这声音气势磅礴,令魔族众人感到一阵心颤。

    “这分明就是两头得罪的买卖,为何族长大人他也要接下?”

    一位魔族将领想不通了。

    “这有什么法子,当初这帝尊可是救过咱们老族长一条性命,老族长也亲口答应过他,若是日后有事相求的话必然会应允。”

    另一人道。

    “可是我们如今招惹的可是传说中得万界之主,让天庭的势力四处遍布,可比我们魔族要庞大的多,若是到时候怪罪下来谁都担这个责任。”

    “到头来还不是只有我们这些背锅,上面的族长长老,下面的士兵,无一不把怪罪的目光放在我们身上。”

    “可是这有什么办法?除了听从命令以外,我们别无选择……”

    就在二人唉声叹气之际,一道剑气悄然而至,其中一人头颅落地,鲜血溅了对面那人一脸。

    “墨轩算你有这个能耐,今日我且暂避你锋芒,待到来日之后恢复修为,必然要将你挫骨扬灰!”

    渊宁狠狠道,言罢,就化作一缕流光冲天而起,彻底消失在叶天的面前。

    若是论起凶狠来,眼前这个看似理智的叶天才实际上是最凶狠的人。

    数万年前不惜以自己的性命作为代价来要与他同归于尽,这数万年之后,谁知道他还会不会这样做。

    而那被抛弃在原地的魔族军队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我不想与你们魔族彻底闹掰,但是你们需要给我听清楚,若是你们胆敢再踏入我鬼界领域,必然叫你们有来无回!”

    叶天冷声警告。

    若非此刻他是孤家寡人一个手下的无兵士可用,又岂能让魔族如此舒坦。

    “多谢界主慈悲。”

    那带头之人作揖道。

    “虽然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难逃。”

    叶天淡淡道,随后一挥手,面前的那些魔族将士身上都沾染了淡淡的特殊气息。

    “从今日起,日后每年此时你们都会经历一场极度痛苦的灵魂灼烧,直到身死方能解脱。”

    叶天的声音轻微,但是却能够清晰地落在众人的耳中。

    “谢界主不杀之恩!”

    带头之人咬着牙说道,毕竟是自己先率领中军队来自大开杀戒的,但是对方这样的做法无疑是让他们生不如死,倒还不如直接一剑了断他们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