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玄幻小说 > 陌黎九天 > 第五百九十五章 白虎诱镯
    知晓白萣与亓珩的往事,明知亓珩在深爱白萣的情况下,还能将白萣抹杀,小白虎对亓珩给自己下的命令,自然没有半点怀疑。

    亓珩往日看上去,对小白虎虽是极为纵容。但见过亓珩毫不留情抹杀白萣的场景后,小白虎就对亓珩心存畏惧。

    往日里,它在芹铭苑中虽依旧刁蛮胡闹,可在亓珩下达命令时,却每次皆呈谨慎至极的态度。

    此时,对小白虎来说,白萣的天魂存在沈陌黎的陶镯中,为轸蚓所用,于亓珩来说终归是一件不稳妥的事。

    况且,从轸蚓早先突袭亓珩的动作,亓珩隐隐能感受到白萣天魂对轸蚓的影响。长期以往,亓珩着实担忧芹山中的秘密一件接一件的被沈陌黎所察觉。

    当初亓衍将沈陌黎从伏血剑的火海世界里救出,暂且安放草妙村一带。

    若不是亓珩与亓衍乃是血脉至亲,身上也无法在亓衍因急事离开后,扮成亓衍的模样混进草妙村里,在众妖族群聚的地方公开将沈陌黎带走。

    那是亓珩在被世人误以为离世后,第一次离开芹山,于众目睽睽下出现在妖族的视线里。

    与亓衍救沈陌黎的心思不同,亓珩如此大费周折的将沈陌黎带到芹山中,断然不是因对沈陌黎有点滴感情。

    甚至于,在寻找沈陌黎之前,亓珩根本不认识沈陌黎这个人。仅是因沈陌黎是星凰传承者,而星凰之力对亓珩的计划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这才让亓珩不惜铤而走险。

    在过往的那些日子,亓珩一直避开亓衍的视线,也唯有星凰之力的吸引,足以让亓珩自己步入随时可能被亓衍发现的世界里。

    在仙妖开战之际,妖王虽才是妖族整场大战的主心骨。但常年隐世一方的亓衍,却断然做不到对妖族之事不管不问,任由仙族联合人族大杀妖族之民。

    因此,纵然亓衍心中牵挂沈陌黎,在大战面前,多数情况下却丝毫无法分身去守在沈陌黎身旁。

    况且亓衍想从命魂的身为,转成本主之身,必然要聚起妖尊当年分散开的三魂六魄。但眼下亓衍非但没有聚齐,反而时时受到已寻到的魂魄所累。

    就亓珩藏身芹山中,借着自己好友的眼线而得到的了解,亓衍此刻因只寻找到化成血莲之态的神魂与幻化人族沈牧北模样的灵魄。

    但这一魂一魄,却皆是重伤之态。对亓衍时下没有任何帮助不说,反而还要亓衍耗费命魂之力,去维持这神魂与灵魄不因魂魄之力耗空而彻底消失在世间。

    加之近来,传闻亓衍出现的地方天雷滚滚,好似有天劫落下。亓珩说不知亓衍做了何事引来天劫,却对天劫的威力知悉一二。

    天劫传言分做几等,而万道天雷,仅是威力最低的一等天劫。

    虽说天雷的威力不及其它天劫,但天雷万道落下,其造成的重创灾祸,却依旧是寻常人乃至天下强者所无法承受的。

    亓珩不曾见过天雷落至亓衍身上之景,但亓珩却可以断定,即使亓衍受得住,也不会在天雷落下时守在沈陌黎身旁。

    否则,万道天雷一起轰然落下,不但会将雷鸣电闪中的威力尽数落在亓衍身上,还会殃及周边,让方圆数十里内都受到雷电波及。

    当初亓珩的好友虽亲眼见到天雷追着亓衍而去,却也不曾亲眼见到过天雷落在亓衍身上,便是因天劫的威力过于凶猛,而使其不敢冒然上前查探。

    身在芹山中,亓珩这些年里,对于亓衍及亓衍关心的人、事,了解可一点都没有少。他清楚的知道,以沈陌黎此时的状态,断然无法承受住天劫的威力。

    因此,在离开芹山前,亓珩早早便已推断好天劫即将落在亓衍身上的时间。等到天劫降临之时,便是亓珩走出芹山将沈陌黎拐入芹山之际。

    这是亓珩离开芹山,而瞒过亓衍的最好时机。

    即使亓衍将沈陌黎安置在妖族强者遍布的草妙村,纵然亓衍在沈陌黎周边布置结界,天劫落下瞬间,亓珩都可以借着亓衍妖力变薄弱的机会,极快的破开结界带走沈陌黎。

    同是妖族血脉,亓珩的出现与离开,可以说丝毫不会引来草妙村其它妖族的警觉。

    如今,百宠会即将开始,亓珩仅觉得自己离计划步步靠近。在这等关键时刻,他不容许任何人搅浑了他精心布下的局。

    想至亓珩下达命令时的强硬模样,小白虎的心中便若有惊雷阵阵。

    它自有记忆以来便生活在芹铭苑里,如今也仅是幼兽之态,未来的路对它还说还极为漫长,小白虎骤然不愿就这样被亓珩治罪死去。

    然而,虽是荀浩虎幼兽,小白虎常年在混吃混喝中,却荒废了妖道修炼。现如今,即使想造反反抗亓珩,小白虎也没有那个实力。

    如此一想,小白虎的眸光便再次暗了暗。

    为今之计,小白虎仅觉得自己能选择的事便是寻找机会,骗走沈陌黎的陶镯。

    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后,小白虎抬起奶萌的脑袋,一脸无害的问沈陌黎道:“黎妹子,能把这镯子给我看看吗?”

    在沈陌黎面前,小白虎着实不想以武力行事。芹铭苑混迹的这些年里,让它深谙借力自己软萌的外表,去建立自己在众女子心中无害的模样。

    此刻,小白虎依旧想以此招,来搏得沈陌黎信任,取得陶镯。

    “不可。”岂料,沈陌黎还未开口,轸蚓却先开口拒绝了。

    看着微微闪着绿光的陶镯,小白虎睁着双无邪的眼,若是不明所以的问道:“小镯子,我仅是想看看你,也不可以吗?”

    对于这方险些将自己神魂吞并其中的陶镯,小白虎其实没有半点再与其多加接触的兴致,甚至连碰一下,都会让小白虎心中阴影无限。

    然而,因有亓珩的命令在身,让小白虎不得不想尽办法取得陶镯。

    仅是小白虎的这幅天真无害的模样,对轸蚓并不管用。

    轸蚓于镯中泛着绿叶灵光,好似一道威胁道:“你若想把你的神魂贡献与我,就将镯子拿去看罢。别说,成为陶灵,我此时还当真缺了些魂力当零嘴食物。”

    轸蚓拒绝的话说得毫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