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巨富 > 81 蟹汛
    ,!

    晚上吃饭,向涛听家里的半导体小收音机的天气预报,说晚上有冷空气到来,吃完后他就去养殖场,通知何国光多做些准备。

    在养殖场,向涛还遇上了特意过来找他的田雨禾。

    “老板,今晚上会有冷空气,你知道吗?”

    “知道,半导体听来的。”

    田雨禾兴冲冲的说,晚上我们去江边捉蟹如何?说不定今晚上就会有蟹汛。

    蟹讯?

    向涛忽然想起来,过去的浦江还真的有大闸蟹的汛期!

    每到大闸蟹成熟的季节,一担遇上冷空气过来,就会形成汛期。捕捉的话连网都不要,只需那个手电筒就能捉到。

    后来因为污染,黄浦江里的蟹汛逐渐枯竭,以至于向涛都忘了这事。

    苗壮也说这几天白天,他在江堤上放羊时,经常会看到有大螃蟹爬上岸,估计晚上真的有蟹汛。

    向涛心里一动,这点倒是一笔外财,自己买房子造房子,还买古董,花钱如流水,捉蟹贴补下额也是很不错的。

    “行,咱们夜里就去江边走一趟,捉的少了咱们就自己吃,多了卖钱!”

    夜里,强冷空气如期而至,大风无孔不入,刮的人浑身冰凉热气全无。在家里都喝过一碗酒的向涛等人,都穿着黑胶雨鞋,拿着铁皮桶,手电筒在江边四处扫视。

    运气很好,今晚上果然起了蟹汛,江边的泥滩上全爬满了肥壮的大闸蟹。

    大闸蟹有趋光性,手电筒一照,,在灯光照射下,还一个劲的往明亮处爬,江水中还有螃蟹在往外涌。

    向涛高兴极了,大叫“兄弟们,下手哇。”

    一时间大家两手并用,小心翼翼的捡了往铁皮桶里放,满了再往麻袋里倒,这个麻袋满了再换一个。

    顾能则是挑着担子来回养殖场和江边,把装满大闸蟹的麻袋挑回去。

    一会忙到天亮,大闸蟹都躲到江水中为止。

    清早有人送菜过来,看到向家水缸里全是大闸蟹,都惊呼怎么会这么多?

    这种事是瞒不了的,向涛反问昨晚上蟹汛你们不知道?

    于是大伙都约好了,今晚上都去江边捉蟹去,回来再卖给向涛。

    此时的蟹价绝对便宜,十只一串,收购价小的一块钱,大的一块五,而售价不过两三块而已,相比几十年后二三十块一只,价格上不知道要高了多少。

    而且那时候的蟹,还是黄浦江里出产的。

    早上向涛给饭店送菜的时候,就带了几十串蟹过去,收到三家饭店的热烈欢迎。

    本帮老饭馆的经理于鸿运还问了,“哪里来的这么多蟹?”

    向涛再次回答“昨晚上黄浦江里发蟹汛了。”

    于经理笑称,饭店正想推出蟹粉豆腐,现在就有新鲜的大闸蟹过来了,可谓是及时雨啊。

    下午的地摊零售之前,向涛少不得好要给张宏北送上一串,老人家风里来雨里去的为自己收购古董,吃他一串蟹完全应该。

    街道的杨荣也是魔都人,送他一串也是很应该的,捎带手还必须要给李国庆来一串。尽管他是京城人,还是住宿舍的,但礼数向涛还必须要遵守。

    杨荣看到只只肥壮的大闸蟹,立马就笑了,说晚上回家一定要喝上一杯黄酒,一点推让都没有,就喜滋滋的把蟹串给手下了。

    李国庆说向涛就是生意精投胎,什么都能赚钱。

    向涛笑道“这就是商业眼光”

    卖蟹,向涛很难得的亲自出马。顾能一个人要卖菜卖鱼,还要兼售鸡蛋鸭蛋,已经够忙的,向涛也不想给他多添加压力了。

    “来来来,清水大闸蟹,又好又壮,不老不要钱。”

    一声吆喝,顷刻间就吸引了好多的顾客。

    有熟客还问向涛,你的蟹多少钱一串,蟹老吗?

    “蟹绝对老,大的三块,小的两块,随便挑!”

    有心眼小的,还用手捏捏蟹腿,感觉蟹腿上的甲克硬的捏不动,这在拎起一串来看。这又发现了可以讲价的理由“小老板,你的蟹怎么都是雄的?”

    “九雌十兄吗。”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农历九月份雄蟹可以吃了,蒸熟后雄蟹的蟹膏会呈现块状。要是还没成熟,蒸出来的蟹膏像水一样不会凝固。

    这句话还有个没说出来的意思,那就是现在的雌蟹还没长成,卖了就是售假。

    一番讨价还价,向涛的蟹还是按照他说的价格开售,一个多小时时间,向涛带来的200多串大闸蟹全部售罄。

    晚上,向涛家里也少不得还要再摆上一桌,他可不会亏待自己。最晚上去捉蟹的都来了。

    魔都人吃蟹还有个特点,那就是必须要留到最后才吃。先吃些说说笑笑的,吃些其他的菜,等大半饱时,压轴的大闸蟹才会闪亮登场。

    因为大闸蟹极鲜,先吃的话就把其他菜的味道给盖住了,再吃什么都没味道,必须需要留待最后才上桌。

    自家吃的蟹,向涛当然是挑最好的留下,每一只都是个大肥壮,肚脐饱满。

    扒开肚脐,满肚子都是白白的;凝结成块状的蟹膏,蘸上切成细末的姜醋,绝对天下第一美味!

    几个年纪亲的,吃蟹都极快,而老奶奶动作就优雅多了,她吃完一只蟹,最后的蟹壳还能拼接成一只完整的蟹。

    哪像向涛,面前就一堆嚼的烂烂的骨头渣子。

    吃喝聊天,到了半夜,大家再次集体出动。

    冷风依旧,但大伙的热情却非常旺盛,这回还请人做了好多的竹子夹子,用这玩意来捉蟹,就不用再怕手指被些蟹钳子夹痛了。

    到了江边,向涛到处都是星星点点的光亮。顾能还抱怨说“已经有人比我们早来了。”

    向涛“这很正常,公共地方,别人想来就来,你凭啥管人家?”

    “少说些,赶紧动手吧”张玄智首先就冲了出去。

    第二次在售卖,价格就上不去了,马路集市上,今天多了好几个摊位再销售大闸蟹。

    一看形势不对,向涛把盛蟹的箱子往三轮车上一放,坐上就要发动。

    顾能还问了,不买蟹你那里去?

    “此地卖不出价钱,老子去老西门,城隍庙,那里没人和我竞争。”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