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巨富 > 203 看病
    进入十一月,向涛问陈丽萍,天都已经凉了,粉条生意可以开始准备起来了,沈楠把房子都准备好了。更新最快

    陈说此事她已经开始在准备,说完她忽然眉头一皱,用手紧紧的捂着小腹。

    “怎么回事?”

    陈丽萍说都十来天了,小肚子一直隐隐作痛,伤筋膏都贴不好。“明天陪我去趟医院看看。”

    向涛还问了“会不会怀上了?”

    自从国庆节哪天两人破禁,陈丽萍食髓知味,现在俩人经常在家里偷吃禁果,又没采取措施,所以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个。

    陈丽萍狠狠的白了向涛一眼,说怀孕只会犯恶心,哪里会小肚子疼,她估计是上回和罗家辉打架时被踢坏了。

    事关女友的身体,向涛自然是要关心的“行,我明天陪你去市里的大医院。”

    又是这个王八蛋,向涛内心打定主意,要找人再狠狠的告他一家伙,最好就是搞到罗家辉风瘫最好了。

    转天,市里的广慈医院,那是浦钢厂的劳保医院,也是魔都市很有名的一家医院,不过这家医院有名的是烧伤科。

    两人先看的是西医妇科,医生又是听诊器,又是抽血化验,一番检查后指标全都合格,医生之能说没有问题。

    向涛问既然没问题,为啥我女朋友的肚子老是隐隐作痛?

    医生想了半天,说这是痛经引起的。

    这个结论向涛很不满意,自己女友这几天有没来姨妈他最清楚了,最晚上还钻被窝来着,那里来的痛经。

    他给孙区长打了电话,区长给他介绍了另一家医院的一位中医老大夫,说这位专门看疑难杂症的,手上很有点本事。

    俩人又去了孙区长介绍的医院,挂号排队等了很长时间,看到还真是为上了年纪的老医生,长的慈眉善目的。

    一进门,先切脉,随后老大夫才开始哪里不舒服。

    等陈丽萍把心里猜测的都说了,老大夫还让陈趟到床上去,用手轻轻的按触,问这边疼不疼,那边疼不疼。

    完事了,还问小便,问月信,看舌苔,诊治的非常仔细。

    等一番检查都结束了,老大夫皱眉思考了很长时间说,陈丽萍小腹受到踢打,引起淤血而未能妥善治疗,现在淤血凝滞在血脉。

    血脉不通,就会引起隐痛。

    “有道理”向涛两口子对这个结论都很赞同。

    老大夫话锋一转“只是其中发病的原因之一,而最深层的原因还是小陈同志本身就有宫寒的毛病。

    现在淤血和小腹的寒气纠结在一起,又错过了最佳治疗,现在就有些麻烦了,需要长时间的吃药调理,才能让小陈同志的全部病痛都去掉。”

    向涛问了,要多长时间?

    “两年,而且这两年之内,是不可能怀孕的。”

    陈丽萍吓坏了,说“需要那么长时间啊?”

    向涛觉得两年等待一点都没啥,还安慰说“我们两个还年轻,等得起。”

    老大夫还耐心的解释说,宫寒就像是大自然的冬天,草木枯槁,大地一片萧瑟,你说这样的身体,你就是怀孕了,又能有什么好的?

    这个比喻很形象,向涛一下子就听懂了,他还是认为两年时间他完全可以等待的。两年后他也不过21岁,陈丽萍22岁,有啥不能等的。

    开了方子,取了十四包用细麻绳捆起来的中药,两人回去了。

    到了家里,奶奶看到向涛提了一大包中药,还问这是怎么回事?

    陈丽萍一下子就哭了,还抽抽搭搭的说自己宫寒,两年内不能怀孕。

    老太太也是长舒一口气,安慰说你们都还年轻,两年不算啥,就算你们现在想结婚,我还不同意呢。

    “现在你们都是精力旺盛的时候,就该在事业上奋发一番,早早结婚会被拖累的。”

    老太太又说陈丽萍一个人住宿舍,吃不好睡不好,要陈丽萍正式的搬过来住,她会帮着好好从饮食上调理的。

    有要求向涛多体贴照顾,被让她孙媳妇受冻受累,以免影响她抱重孙子。

    回到东厢房,陈丽萍依然愁眉不减,她担心一辈子不能怀孕,会被向家人唾弃的。“我们分手算了。”

    向涛抱着她还一番安慰,说医生不是讲了吗,只要两年时间,又没说你一辈子不能怀孕。真要有那一天,我们去美国,那边的医学比天朝发达的多了,会看好的。

    哄了好久,陈丽萍依然很不开心。

    哄着哄着,向涛把陈丽萍拉进被窝,狠狠的来了一发。

    陈丽萍也放开了,努力响应,还说反正这两年内不会怀孕,就是天天操练也不会出丑,尽管上吧!

    一场鏖战过后,效果非常好!

    陈丽萍尽管脸上的红晕还没散去,累的气喘吁吁的,不过一脸满足。

    向涛心里也非常得意,觉得没有啥事是一发不能解决的,要是不行,那就再来一发!

    晚上,一家人吃过晚饭,陈丽萍收拾好碗筷后,喝过中药,俩人又早早的钻进东厢房。

    夜深人静,陈丽萍主动把向涛拉进被窝,极尽撒娇腻歪之能事,把向涛诱惑的欲火高涨,胯下尺长带须黑山药盆蓬勃伸展,急于冲锋厮杀。

    旋即,床被折腾的吱嘎作响,床围子在不停的晃动,被子也在上下起伏,还有越来越剧烈的意味。

    还有被极力压低的呻吟声,和粗鲁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

    出乎向涛的意料,鏖战中途,陈丽萍还主动解锁了好几个姿势,让向涛大大的享受了一番,他越发的奋进,进击!

    一场黑灯瞎火的夜战,足足持续了四十分钟多。

    云消雨歇,陈丽萍像个乖巧的小喵咪,闭着眼,很享受的猫在向涛的怀里,嘴里还说“便宜你了。”

    “哪里便宜了,我这是在被你治病。”

    “瞎说!”

    向涛问,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身上暖和多了?

    “是有点暖和了。”

    “那就对了,别以为我实在享受,其实我是在为你治病,我用自己的电热棒直接在你体内为你驱寒化瘀知道不?”

    小妮子直接骑到男友的身上,“那好,咱们继续治病,争取早日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