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巨富 > 327 长安行 二
    长安饭庄,是家又好几十年的老字号,店招牌还是郭沫若写的,据说是长安第一饭店。j

    进入饭店,向涛的确看到店内装潢老旧,却有古色古香的味道。

    一大家子十口人,正好雅座包厢内一桌子坐满。

    向红旗还从提包里拿出好几瓶茅台,说“哥几个都是难得来一趟,今晚不醉不归”

    “要得”姑父常昆岗看到茅台,眼睛都拔不出来了,他大呼今天要和大舅哥好好干两杯。

    男人和白酒,女人喝橘子汁。

    第一杯酒,常昆岗首先起身把腰弯的低低的,敬他的老丈母娘“老岳母,女婿先敬您老一辈。”

    向涛还起哄说这才像个女婿的样子,要是敬三杯孝心就更足了。

    常昆岗还笑骂,瓜娃子想把老汉喝醉不成,后边我还要敬你大伯大伯母呢。

    说完他还真的和向涛的老伯伯两口子碰了一杯,又引的小伙子们齐齐叫好。

    随后向涛兄弟几个也碰了一杯。

    “向涛,最近生意怎么样”老伯伯还关心起向涛的生意。

    一提起生意,向涛气不打一处来,他马上就想到了被扼杀的丝袜生意,不过为了不破坏现场的气氛,向涛也是报喜不报忧。

    “生意还行,最近专门卖女孩穿的超短裙赚头不小。而且我还开辟了晋鲁豫三省生意路子,以后会更好的”

    “不错不错”老伯伯又转头敲打向红旗和常大海“好好和你们的弟弟学学,看看人家,年纪没你们大,脑子却比你们好太多了。”

    向彤笑道,一家有一个脑子够用的就行了,多了那还得了啊,全天下的全都要被我们向家赚完了。

    “老伯伯,向涛在京城的紫禁城边上买了栋新房子,风景很好的,里边还有唐伯虎的字画,你就不想去看看”

    “阿涛,真的假的”老伯伯还有些不敢相信。

    向涛告诉他,故宫的那些老学究都来眼看过了,是真的。那些老学究看到这幅画,眼睛都红了,“哭着喊着要我捐出去。”

    “我们家还没到大富大贵吧”向涛的奶奶的一句反问,意思明确的不能再明确了。

    向伯平立即附和,说向家到那天还早呢,不过有向涛在,希望还是有的。

    这话大家都点头认可。

    向涛频频摆手“你们都说错了,最有希望的还是我家向彤小姐,将来她的成就绝对在我之上。”

    随后向涛就把他妹妹编写财务软件,又拿到米国试用的消息说了。

    可惜这时候电脑在国内还没流行起来,更别说软件了,大家都听的一头雾水,只觉得这是向涛对他妹妹的鼓励。

    大伙还全力劝说向彤既然有这么好的条件,都请了米国教授教私塾,那就一定要好好学。

    姑父说话,向涛又想起他的大表哥常高山。这位就是专门做榨菜的高手,向涛销售的榨菜全是他做出来的。

    别看榨菜不过是个小菜,但在向涛眼里,榨菜虽不起眼但却是门好生意。

    他还问了“高山大表哥专门没空来,我还想找他谈谈开榨菜厂的事。”

    这件事向涛早就给大表哥写过信,可惜这位回信倒是很迅速,但却说他自认只是个技术员的料,没那本事开厂子。

    把向涛气的要死

    好心好意提携大表哥做老板,他倒好,还扭捏起来了。

    常大海长叹一声,说他大哥就是个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的性格,自己早就和他说过一起开个榨菜厂,他就是不愿意,说自己的性格上不了台面。

    “他这样,我也没办法了。”

    向涛“这件事不急,明天我有好多话要和你们谈的。”

    闲话几句,向彤还问大堂哥向前进,前方很苦吧

    向前进像是又被勾起伤心事,脸上肌肉抽搐,手指紧握着酒杯都快捏碎了,半天才说一句“总之很残酷的,你们就不要再问了。”

    向涛一看形势不对,他赶紧缓和气氛,“哥,咱们兄弟几个走一个,一醉解千愁。”

    一连三杯,堪堪把向前进心里的苦楚给压下去。

    需要赶紧转换话题,在这样下去,这顿饭吃下去就没意思了,向涛又说起香江李枫的事。

    “你们不知道吧,李枫现在在香江算是抖起来了,好多漂亮姑娘都想和他谈恋爱,他呀都快掉花堆里去了。”

    这话向涛奶奶最爱听了,笑称“这么多毛脚媳妇任他挑,你表叔表婶可是要开心的不得了了。”

    “你也不差啊”向彤自知失言,也开始拿亲哥开涮“你们不知道把,我哥现在都有两个老婆了,其中一个还是法国女人。”

    向红旗羡慕不已,说还是兄弟你厉害,会赚钱;还会骗女人。

    常大海酒杯又递过来,说这是个大喜事,必要再来一杯。

    带碰杯过后,向彤还介绍说,那个法国女人还爱死我哥,一礼拜最起码一通电话,我家的电话费每月都要上千块。

    常昆岗笑道“娃娃,这件事我回去就一定要说给你姑妈听,让她也高兴高兴。”

    酒席结束,大家都慢慢的散步回去,正好可以醒醒酒消消食。

    到家后,婶婶说家里床铺不够了,就让四个小伙子都睡在露天,反正天还热着不会受凉的。

    向红旗和常大海酒喝多了,两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躺下就睡着了,向涛和他大堂哥两人则盘腿坐在草席上,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向涛看堂哥正在抽闷烟,他想让堂哥逐渐解开心结,便主动挑起话题,说自己刚来时,听说哥哥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当时真的吓坏了。

    向前进猛抽几口,这才慢慢吐露心声“兄弟呀,你是不知道战场有多残酷,刚才还好好一个人,一转眼就没了,快的都让你转不过弯来。”

    向涛只能安慰说这都是命,牺牲的是命,能活着回来也是命,精忠报国;马革裹尸,说的就是他们。

    “都是我的好兄弟啊,返回时少了正三分之一。”

    向前进絮絮叨叨的再说,向涛强忍瞌睡在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