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巨富 > 433 天使投资 下
    向涛和王缉志的三通公司的成立,给了计算机所研究员们极大的刺激,也给了中科院领导门极大的震撼。1

    他们很快就研究出一向决议,那就是允许计算机所和向涛的合作,还指派了柳联想去和向涛谈合资。

    转天,柳联想去了向涛的小门面房,开始了正式的投资谈判。

    柳联想可比前一位王缉志精明多了,他把三通公司的协议研究了好几个晚上,还拉人一起研究商议。

    柳联想的要求如下向涛出资100万软妹币,占新公司股份的40,计算机所和全体新公司的员工各占30。向涛在企业管理上不占有指挥权,他只能每年分红。

    向涛假意嫌弃占股份太少,说钱出的比三通的多很多,而股份却少太多了,这不划算。

    经过一番强烈的争执,向涛只能“无奈“的接受城下之盟,不过他要到了战略上的指挥权,因为他在加州玩高科技这一行中,被誉为胸有蓝图的战略大师。

    这份协议一出,海淀书记徐国华对向涛佩服的简直是五体投地,说他能无中生有,变魔术一样的变出两家公司出来。

    “再来几家,中关村就会热闹起来啦。”

    “会的,很快就会,我保证!”

    徐书记心花怒放,他还告诉向涛,早上市长打电话来了,还大大地表扬了他和区长“以后海淀就拜托兄弟了,你可真是我们海淀的福星啊。”

    又几天,又有几家小公司和向涛达成了投资协议,向涛自己也在中关村的门面房开办了一家计算机硬件交易商店,以吸引人开办电子零件商场。

    九月下旬,知春路上开始热闹起来,附近华清的学生在课余还会到街上来逛逛,大家对这条街充满了好奇。

    还有胆大的学生,进屋来看看向涛有关天使投资的展板,时不时的问上几句,向涛也给耐心的回答,有投缘的还给送上一份三通投资协议,让他们看了过过瘾。

    某天中午,街上有不少人在闲逛,向涛的小屋里又来了一位头发油光光;穿西装;手拿皮包的中年人。

    此人一来就说自己是东北大学的副教授刘天明,是专门研究计算机的,有感于现在的计算机内存太落后,他经过苦心专研,研究出一款性能强大的内存,想要找向涛投资200万。

    这位先生还说,内存的市场价值很大,技术很先进,可以让天朝的高科技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为大天朝增光添彩。

    向涛听了暗暗好笑,他还耐着性子问“刘教授,你的内存现在做到多大了,是用的哪家芯片?”

    “俺滴内存已经能储存一立方的知识,至于芯片当然是要我用我们国产滴,介样才能体现出俺们天朝的高科技能力不是。”

    向涛笑了,他笑的很开心,内存竟然还能用立方来表示,你以为内存就是内部仓库吗?

    他可是两世为人了,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他朝苗壮使了个颜色,大喝一声“把这个骗子给我扔出去。”

    骗子被苗壮拎起来,一把就扔到当街,痛的骗子哇哇大叫“都来看看呐,向涛打人了,哎呀打死人啦,我要报告派出所,把他抓起来赔钱。”

    随着骗子的倒打一耙,街上的人都围拢过来,看看躺在地上耍无赖的骗子,再看看从屋里走出来的向涛。

    向涛“诸位,这是个骗子,想用几句不知从哪学来的高科技语言,就想骗我200万块钱,你们说说这家伙该不该打?”

    “我不是骗子!”骗子还在狡辩。

    向涛这回真生气了,又让苗装个这家伙再添上几个巴掌。

    苗壮当着众人的面,左右开弓,给骗子的脸都打肿了。

    这会向涛才拿起骗子的手给众人看,“诸位,你们看看这个骗子的虎口,这家伙的虎口满是老茧。你们说说那个搞计算机的虎口有那么厚的老茧,这说明他刚刚才放下锄头!”

    戏法给戳穿了,骗子马上就老实了,还苦苦哀求向涛放过他,说他家里有八十岁的老母,八岁的儿子,都需要他来养活。

    到了这会,数百看客才明白,原来向涛是真遇上骗子了。

    有人建议向涛继续痛打,也有人建议向涛把这个骗子送到镇上的派出所去吃牢饭,吓得骗子都哭了,还跪下作揖磕头,求众人放过他。

    向涛要这家伙做了保证后,便放他一码。

    这件事同样也在中关村的街上到处流传,让好多准备在向涛那里“取点”钱来花花的骗子们都收起贼心。

    向涛在中关村搞天使投资的成功案例,还被生意人带到了特区,在那边也逐渐流传开来。

    那边也有人在热切期盼着向涛的到来,还有人心里已经做好打算,明年一定要去一次中关村,找向涛合作。

    9月30号,向涛在中关村贴出告示,说是国庆节休假七天,其实他是去火车站接他老伯伯两口子去了。

    同时,向红旗也跟着过来了。

    这是早就说好的,让老伯伯和张雨雯的老爸,这两位亲家见个面,商议下儿女结婚的事项。

    可惜的是向涛老爸因为假期的原因,十天前就走了,不然小院里会更热闹。

    下午,两家人就在向涛的小院里见面,两亲家亲切握手。

    向涛的婶婶第一次看到准儿媳,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当场就给了张雨雯一个大大的红包,张雨雯也喊了声“妈。”

    让婶婶高兴的眼泪都下来了,说一桩心事了了,她心里松快许多。

    论年齿,向伯平见长,张雨雯的老爸张厚土还称呼亲家公为老哥,称呼向涛奶奶为婶子。

    张厚土看到女婿向前进,开心的连声称好。“又是解放军的军官,还长的听秀气,一张脸比乡下的娘们还要白。”

    另一个屋里,向红旗也在和堂弟聊天。

    说向涛现在生意越做越大,他在长安官场上也很有面子,几乎可以说是有求必应。他还带话说,长安市府欢迎向涛去做客。

    “得了吧,这又是想要掏空我的口袋的邀请,没空没空!”

    一想到被赵青云一下子就掏空几个亿的美金,向涛的心里就一阵阵的酸楚,现在他对邀请已经有些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