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网游小说 > 快穿之男神爱搞事 > 第三十四章 杀手如此多娇(7)
    庄子不是很大,但和她所住的雨落小筑相比,还是大上许多的。

    差不多摸索了一圈,大致知道庄子上的布局后,叶裳容来到了南边的一处院子。

    她刚刚查探这个庄子时,也知道了住在庄子上的人大致在什么方位。

    这南边的院子,比想象中的要幽静一些,几乎见不到人。

    就连隐在暗处的气息也只有一两处。

    叶裳容不禁有些奇怪,这里应该不至于只有这么几个人吧。

    这庄子上没人住的院子,人都要比这里多一点。

    “玄添。”她刚躲过那一两个暗卫靠近主屋,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动静。

    叶裳容挑眉,怪不得没人,原来是约了外男。

    只不过“玄添”这个名字听着好熟悉。

    “是邱大人。”盼有点看不下去了,出声提醒。

    叶裳容“哦”了一声,这不能怪她啊,谁能想到玄添会出现在这,还是见这个人。

    “今日你……”

    声音被门隔绝,她听的不太真确。

    没一会,里面一道撕心裂肺地叫喊声传出:“玄添,你好狠的心!我那么爱你!”

    这句话比较大声,她倒是听清楚了,只不过沐滢在说这句话时,叶裳容正好咽了下口水,然后她就被呛到了。

    “谁!”玄添厉声道。

    叶裳容内心有些复杂,如若不是沐滢那句“我那么爱你”,她又怎会呛住,从而暴露了自己。

    一个按原剧情和苏图在一起,在她来之后和吴弈平儿子在一起的女人,现在说着爱玄添,这太戏剧了。

    叶裳容推开门,走了进去,看着屋内的情况,她突然觉得好笑:“我来的是不是不是时候?”

    屋内沐滢衣衫不整,被绑了双手双腿坐在椅子上。

    身上满是伤痕,她看向玄添手中的短鞭,鞭子上有些倒刺。

    沐滢身上的伤痕应该就是这条鞭子打出来的,地上还有一些衣服的碎片。

    “没想到殿主大人还喜欢玩这虐身虐心的戏码?”语气虽还是带着些玩味,但眼神确实不自主的冷了下来。

    在叶裳容刚出声时,玄添就已经认出这位是春香楼的那位“裳容”,虽然语气有所改变,但声音还是那个声音。

    之前苏图给他送的信他也看了,但是因为有其他事就没有去找她了。

    当他看向她那双眸子时,他愣住了,这个眼神与他来说太熟悉了。

    他丢下短鞭,缓慢的走向叶裳容,眼睛一直望着她。

    靠近她后,抬起的手有些颤抖:“容儿。”包含思念的话语从他口中吐出。

    叶裳容从来没这一刻感受深刻,简简单单的“容儿”二字,竟被他叫的如此缠绵悱恻。

    在他的手快要碰到叶裳容时,她伸手将他的手扶开,向沐滢走去:“殿主,这位沐滢是我的目标,能否忍痛割爱?”

    玄添失笑:“什么爱不爱的,不过是个罪人罢了。”

    “你是谁!玄添凭什么听你的?”沐滢恶狠狠道。

    叶裳容轻笑一声,眼底染上一丝诡谲:“关于你的任务是我接的,不是殿主接的,所以他必须让位,懂?”

    看着叶裳容的眼神,沐滢不自觉的颤抖起来,不知为何,她看着这个眼神竟产生了一种对死亡的恐惧。

    叶裳容轻抚着沐滢脸上的伤口:“你这样将她绑起来,倒是方便了我。”

    她都已经做好了与沐滢大战一场的准备了,结果来到这这人就已经被绑了。

    她抽出放在衣袖里的匕首向沐滢的脖子抹去。

    谁知沐滢突然挣开绑手的绳子,手里的刀片向叶裳容掷去。

    叶裳容撤刀向一旁避去,躲开了这一击。

    “就知道你有后招。”叶裳容毫不意外沐滢手中有着刀片。

    沐滢能多次在暗杀中活下来,而且能让吴弈平府上的暗卫都自诩打不过的人,除了运气,肯定也是有实力和头脑的。

    虽然叶裳容没有见过吴府的暗卫,但应该差不到哪去,毕竟是要保护吴弈平的。

    “你究竟是谁!”

    叶裳容不懂,这人为什么一定要问她是谁。

    “在下少林寺,无情禅师。”她随便扯了一句。

    听此,玄添嘴角一抽,沐滢也一副“你在逗我吗”的模样。

    “你的意思是玄宸殿是少林寺?况且少林寺不收女子!”沐滢深觉自己被戏耍了。

    “你既然知道我是玄宸殿的,又何故一直问我?”

    “你!”

    沐滢气急,左手又拿出刀片,将绑着腿的绳子割断,之后起身向叶裳容攻去。

    看着她这一系列的操作,玄添挑眉,所以她究竟是为了什么才假装被他绑住的?难道真是如她所说,因为爱情?

    玄添一阵恶寒,如果说是杨承关的命令,他还会信的多一点。

    这边,叶裳容也同时正面冲向沐滢,却在近身的那一刻突然侧转。

    一支银针突然出现在她手中,向沐滢的颈脖射去。

    沐滢感知到了危险,像后撤了一步,躲过了这支银针。

    在她撤步的同时,叶裳容再次跟进,右手拿着匕首,再次向沐滢的颈部抹去。

    这次沐滢躲闪不及时,脖子上出现了一道血痕。

    之后叶裳容绕到她的后方,直接将她压在了地上。

    沐滢还想做些什么,就听玄添的声音响起:“小心她用毒。”

    听此,叶裳容毫不犹豫的将沐滢的手筋挑断。

    就听尖叫声从沐滢的口中传出,叶裳容不顾她的叫唤,从怀里拿出一捆麻绳将沐滢再次绑了起来。

    “殿主有什么要问的快点问吧,属下还要去交任务。”

    之前沐滢被绑着而且满是伤痕,明显是玄添在逼问她什么。

    玄添点头,上前询问道:“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那几封书信,你藏在哪了?”

    沐滢这次真的觉得如果她不说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我可以说,但是你必须保我一命。”沐滢忍着痛开口问道。

    玄添突然嗤笑出声:“我想你是误会了什么,现在的你,有资格谈条件?”

    “杨承关与那些山贼的书信,我确实需要,但也不是必要。”

    “那你为什么一直追杀我!”沐滢双眼通红,激动道。

    如果不是他在一开始就追杀她,那么他们的计划不会从一开始就被打乱,也不会到现在,她都没有再和杨承关联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