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网游小说 > 快穿之男神爱搞事 > 第三十六章 杀手如此多娇(9)
    “你想要什么报酬,尽管提,吴某当竭尽所能。”吴弈平真诚道。

    “有件事需要你的帮忙。”叶裳容嘴角勾起,“金陵温子邬知道吗?”

    “听过名号,但并不是很了解。”吴弈平如实道。

    “帮我扳倒温家,最好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吴弈平一惊,不知为何叶裳容会有这样的要求。

    “你是商人,吞了温家对你来说利大于弊,再怎么说温子邬也算是金陵城里比较富裕的人之一。”叶裳容继续道。

    吴弈平自然知道。

    对他来说吞了温家,有两点最直观的好处:一是减少了日后温家竞争,二是可以吞并温家的财产。

    现在的温家虽没做到在金陵城一家独大,但不代表以后不行。

    那温子邬平时虽喜欢混迹于烟花柳巷之间,但不得不说作为商人的他,很是厉害。

    吴弈平知道温子邬一是因为他的经商才能,第二点是因为一块玉。

    据说温家有一块堪比和氏璧的玉石作为传家宝,虽然并没有人见到过这块堪比和氏璧的玉石。

    吴弈平自然也听说过这个传言,以往他没有放在心上,但今天经叶裳容这么一说,倒是想起了这块玉的传言。

    “你要什么?”吴弈平不信她仅是想温家消失,肯定是图谋什么,比如说那块玉。

    “温子邬,以及温家三分之一的家产。”叶裳容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至于那块所谓堪比和氏璧的玉,你随意。”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帮这个忙,那这次的任务报酬就按照玄宸殿的规矩来。”叶裳容继续道。

    就算没有吴弈平的帮助,她也有其他的方法去完成她的任务。

    只不过她觉得,早晚这个温家要除去,倒不如趁此机会利用吴弈平去铲除温家。

    况且温子邬的那些妻妾,除去一个明媒正娶的妻,其余的大多数都是被他骗进家门的。

    即使其中有几位一开始是甘愿被骗的,也在温子邬长时间的折磨中将这份“甘愿”消耗殆尽。

    她这样去做也算是帮助那些妾脱离苦海了。

    温家那三分之一家产,她准备抽出一半分给这些妾室。

    而另一半,她准备留给温子邬的妻,温姚氏,。

    温姚氏性格严肃、床第之间比较死板,长相也极其一般,算是温子邬最讨厌的一类人之一。

    这也就导致这夫妻二人甚少交流,甚至温姚氏常常几个月见不到温子邬一面。

    尽管如此温姚氏依旧仔细打理着内宅,丝毫没有怨怼。

    在温子邬的家人中,最没有错的就是她了,所以叶裳容难免会觉得有些对不起她。

    如果说温子邬最终家破人亡是罪有应得,那温姚氏则是无辜至极。

    索性那些家产中是包括一些铺子的,这些钱足够温姚氏后半生继续过着富足的生活了。

    吴弈平还有些犹豫,扳倒温家仅自己一家出力,而最终得到的东西却要减少三分之一,怎么看都有些不值。

    “解决沐滢”和“扳倒温家”是对等的,但再加上个温家三分之一家产,明显某一方要吃亏。

    见他考虑这么久也给出个答案,叶裳容笑了起来:“怎么?你不会以为对付温家我什么都不做吧?”

    吴弈平也勾起唇角:“你没说,我自然要考虑到这一点,毕竟我是名商人,总不能让自己吃大亏。”

    “小亏可以吃?”

    “有时吃亏并不是一件坏事。”

    叶裳容想了想:“术业有专攻,温家的把柄我可以拿到,至于如何利用这个把柄,这就要交给你了。”

    吴弈平点点头,但没有回话。

    “另外,我可以提供人手。虽没有成百上千,但也足够应付这件事了。”

    这所谓的人手就是玄宸殿的众人。

    当然,叶裳容并不能让玄宸殿的人去做什么,可这并不妨碍她去画这张饼。

    “好。”吴弈平应道。

    “那么,合作愉快。”叶裳容道,“等温子邬那边得手了,我自会来找你。”

    “行,你可以通过文武茶馆的掌柜给我传话。”

    叶裳容觉得有些无语,明明她可以直接去吴府找他,偏偏要绕这么一圈。

    装腔作势,叶裳容暗道。

    想到自己还是任务在身便道:“沐滢已死,玄宸殿的信物可否给我?”

    吴弈平从袖中拿出一只木牌,交于叶裳容手中:“你若不说,我差点忘了。”

    她收下木牌,将它放好后,拱了拱手:“在下先行离去,告辞。”

    说完便借助轻功远去。

    ##

    叶裳容去荣胜钱庄交了信物后,银牌换成了玉牌。

    这个玉牌应该是做了有好几天了,样式什么还是与银牌时一般无二。

    “这副玉牌你先带着,过几天等新的玉牌做好了会有人送到你的住处。”

    听到这句话叶裳容觉得有些奇怪,什么叫新玉牌,为什么会有人送到她的住处。

    直接送到她的住处,那一定是知道她真实身份的人。

    玄宸殿内,像她这种类似“客卿杀手”的,真实身份除了玄宸殿高层的人知道,别人都是不知道的。

    这是为了方便日常的隐匿,如果玄宸殿出了什么秘密任务,这种“客卿杀手”的用处就非常大了。

    而知道“伪银面”真实身份的,除了她自己,就只有苏图、盛泽和玄添了。

    知道她就住在雨落小筑,之前只有苏图和盛泽知道,但以玄添和苏图的关系,现在玄添应该也知道了她的住处。

    她估摸着,给她送玉牌的人有九成可能是玄添,毕竟她和其他两个人都不是很熟。

    当然也不排除什么玄宸殿改革玉牌,所以苏图或者盛泽奉命来送玉牌,只不过概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好。”叶裳容答道。

    “恭喜你了。”那名店员笑道。

    玉牌杀手就算在整个玄宸殿内也是非常少见的,这江南一带,加上叶裳容也不过五人。

    成为玉牌杀手。不仅是需要实力,还需要任务数量以及成功率,更重要的是要得到这一带暗杀司掌司的认可。

    像叶裳容这样几乎是开了挂的人,整个顺朝自然是没几个。

    叶裳容回了礼,转身出了隔间。

    她一开始想要成为玉牌杀手就是希望能够通过这个身份与玄添产生点交集。

    谁知道她在任务过程中就已经与他“私定终身”了。

    这是真的为她省去了许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