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千八百四十章 蜘蛛半
    朵唯拉惊奇于刚刚他们分开的时刻里,暗主两个经历了什么?好像激发了原本潜在身体之中的全部本领一样。红色光球只是把像面条一样的手指横七竖八地绕了几下。一个巨大的蜘蛛,而且是被削去一半身体的蜘蛛就那样横空而出落在他们面前。

    巨大蜘蛛怦然落地的时候。整个空间都被震得剧烈摇晃。

    就在那东西彻底把它巨大身体摊开在所有人面前时,朵唯拉忽然意识到,这东西身上散发着奇怪味道跟阿叶身上散发的奇怪味道一模一样,“难道,阿叶跟刚才的那个男人全都是这个红色光球送过来的吗?”她心里像是天崩地裂一样,爆发了这样的念头。红色光球里面鬼鬼祟祟的影子哈哈大笑起来,“朵唯拉啊朵唯拉,你一向自恃聪明,难道到现在都转不过来弯儿吗?这一切你所发现的,包括你感觉到的,全都是我让你发现和感觉到的,我们的游戏永远不会有另外的答案!”

    发觉自己兢兢业业,结果完全被耍的朵唯拉一下子疯狂起来,“是啊,我就是这么傻,被你玩弄在鼓掌之间,可是一直玩一样的游戏,一直玩只有一个答案的游戏,那样有意思吗?只能说明你们的懦弱和你们的迂腐。藏在你身后的那个人,不仅拥有一张丑陋的脸,不敢在人前现身,还拥有着愚蠢的智慧,不敢接受新鲜事物,不敢真的去硬碰硬,找了你们这些爪牙当成是他的盔甲,他才是最胆小最懦弱的人。就算是把他能执掌中的这些人全部折腾成鬼魂又能怎么样,他想要的东西依旧得不到对吧,是因为得不到才这样狂躁,是因为得不到才深情诋毁!”

    红色的光球根本没有去理朵唯拉的激将法,而是转而吩咐那只,只有半个身体的蜘蛛,“去追暗主,不要让她坏了我的好事!”

    那只一落到地上就砸出个大坑的半个蜘蛛。马上笨拙的转过身体,但这个笨拙,只是维持到它转过身体的时候,等它跳跃起来的时候已经迅捷得不像话。几乎一瞬间就失去踪影,如果这家伙在接下来一直也能保持这种速度的话,要追上任何逃跑的家伙都不成问题。

    巴伦王子仍然维持着之前的站姿挡在左右拉的身前。仿佛是在与她同仇敌忾着眼前的对手。朵唯拉很有点看不清楚,巴伦王子现在这个选择的意思。之前,巴伦王子很确定的没有出手帮朵唯拉,反而是出手帮了暗主,而且更重要的,那还是在她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朵唯拉,没有像现在这样被放在属于这个红色光球傀儡手下的阿叶身体里面,不知道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子的诡异情况。

    红色光球既然把她朵唯拉放在阿叶的身体里面,就一定有目的。而那不可告人的秘密必定会藏着某个血淋淋的事实。

    实在忍不住要疑问一下了。朵唯拉冷哼着道,“二王子殿下这么快就认定我们是一伙的,真的不鲁莽吗?我现在可被那家伙控制着,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

    不过,她没有等到巴伦王子的答语,因为红色的光球已经率先发难,巨大的轰鸣声淹没了一切声音的存在。这一次,红色光球是来真的,这家伙很懂得借力,也就是他现在所使用的力量,并不是他身体之中自然的孕育。而是吸收堆积各种各样的力量,甚至包括在刚刚巴伦王子与朵唯拉对话时产生的力量。最让朵唯拉没有想到的是,红色光球付出的力量并不是针对巴伦王子的,反正,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没有直接针对巴伦王子做什么。其中的目的,是个巨大的谜题,但是现在,比那个谜题更现实的是,这种力量已经真真切切地转了一个弯儿,直奔朵唯拉轰击而来。

    当朵唯拉意识到它的转弯和它的取向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她脸上的汗毛几乎在那力量还没有彻底靠近的时候已全部烧焦,而且更神奇的是先于那个诡异的力量到来的是一种画画的力量,一种神奇的触感,在她脸上游走着各种各样的形状。一开始,她有点想不通,这力量到底在做什么,轻描淡写的像羽毛一样,居然有点舒服,但她也毕竟是见多识广的家伙,那种触感进一步延伸的时候。她已经有点儿回过味儿来了,是了,就是这种力量,画画的力量。只不过这可不是为了陶冶情操或者是个人爱好,而是真切的杀人的力量,那种力量在她脸上游走出各种各样的形状,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意义的,胡乱而为,那其实,是事先画出了一会儿会打击在她脸上的力量制造的伤口和裂痕的走向。看来,红色光球的爱好不仅是摧毁他的敌人,而且更多的是让他的敌人知道痛苦从什么时候开始又要经历什么的过程,最好变得长而又长,直到最后,由他才能画上那个句号。

    “真是可恶,这样残忍的家伙!”朵唯拉咬牙唾弃着!

    等朵唯拉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才发现,刚刚绝对不可扭转红色光球的那种洪荒之力已经与巴伦王子扔过去的一块木头顶牛在空中,而更仔细的看的时候,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木头,而是之前在她的剑柄上失落的那块宝石。那虽然是一块在安静的时候只显示红色的宝石。现在却发出了无法计数的彩色光芒。而在那种光芒之中,红色光球打出的力量在一点点被合围被吞噬。跟在朵瑞拉身后,已经被朵唯拉到底是朵唯拉还是阿叶彻底弄糊涂的她自己,有些惊喜的叫着,“王子殿下决定帮我们了!”

    可下一瞬朵唯拉却只觉心上的疙瘩是解不开的,她并没有出声的纠正她之前一时兴奋的说法,但心里知道,绝对不是因为那个原因,巴伦王子并没有要帮她的意思。如果他出手,只是因为他需要出手。自己根本不能在这位王子面前自作多情。但实际上,她还是应该领一些人情的,比如刚刚在脸上画圈又画各种形状的那种燥热,终于瞬间从她的脸上消失这真是一种痛快的解脱。之前那些不断画圈的力量,就像是尖锐的刀子在脸上不断地切割,可是又没有血流下来,让人无法大声的喊疼。最关键的时候,她从小就被教育,无论受到什么样的伤害都要尽量保持安静,自身的慌乱会让帮手更加无所适从。

    巴伦王子发出这一击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