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3359章 求饶了
    “剑灵……”

    万剑领域内徐良一能想到的事情,神智更加清明的曹曦文和白双敬,自然也能猜到事实的真相,他们的脸色,都变得异常难看。

    原本以为两大天才夹攻云笑,定能让其手忙脚乱,从而帮助徐良一逃出生天,没想到结果竟然是没有半点的作用。

    也就是说那万剑领域,并不是云笑自己在控制,他只是输入一些脉气,维持着万剑领域的运转就行了,所有的一切,都是剑灵自主为之。

    “那把剑,一定要得到!”

    白双敬是从摘星楼出来的天才,和当初死在云笑手中的丁希然一样,原本就擅长使剑,此刻眼眸深处,闪烁着一抹极致的火热。

    拥有器灵的武器,哪怕是白双敬也只是在古籍之中看到过,却从来没有亲身体会过,那是他梦寐以求的一种武器。

    只可惜现在这柄拥有剑灵的武器,是在敌人的手中,若不能将敌人击杀,那柄剑甚至可能会变成击杀他这个摘星楼天才的利器。

    但是这样一来,倒是给了白双敬一个机会。

    可想而知,若是这把拥有剑灵的木剑是在摘星楼总部,哪里轮得到他这么一个只有七品仙尊的年轻天才?

    另外一边的曹曦文,虽然并不擅长使剑,可是在感应到那柄木剑居然拥有剑灵之后,他心中的狂热,和白双敬并没有什么两样。

    就算是自己不用,用来和别人换取相同价值的东西,那也是一笔逆天财富,因此这一刻曹白二人都有些疯狂了。

    原本只是想拖住云笑,只要将徐良一救出生天便可以的想法,这一刻已经是变了许多,这个叫云笑的小子,必须要控制住。

    只可惜这二位的实力,也就和施展提升秘法的徐良一半斤八两,要说二人联手就能收拾云笑,那明显是不可能的。

    不过全力出手的曹曦文和白双敬,和先前的战斗力完全是两码事,云笑固然是闲庭信步,却不再像刚才那般轻松了。

    剑灵似乎也感应出了云笑的处境,它知道一旦让剑域之中的那个人类脱困,以三敌一的话,自己的主人或许就要吃不了兜着走。

    嗡!

    一道古怪的嗡鸣声突然从剑域之中传将出来,紧接着诸多剑影,似乎都缭绕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看起来颇为的玄奇。

    就连云笑看到这一幕,也是啧啧称奇,因为这根本就不在他的控制之下,一切都是剑灵自主为之。

    他心头有些好奇,那小家伙到底要如何收拾一个强弩之末的徐良一?

    剑域之内的徐良一,在感应到那些金色光芒的同时,只觉如芒在背,仿佛自己的皮肤都被那股锋锐之气,切割得有些刺痛。

    嗤!

    一道御龙剑影从天而降,让得徐良一脸色微变,不过现在的他也有些经验了,微一感应,便感应到那并不是御龙剑的本体,而只是一道虚弱的剑影。

    先前徐良一已经损毁两件上品仙器了,但这家伙不愧是烈阳殿天才,确实是财大气粗,手中不知何时又多了一柄散发着特殊气息的厚背大刀。

    很明显这又是一件上品仙器,能随手拿出这么多上品仙器的,或许也只有从三大顶尖势力出来的天才人物了。

    嚓!

    在徐良一的感应之中,那就是一道御龙剑影,可是当他手中厚背大刀刚刚一接触那道剑影的时候,却是感觉到手中一轻。

    这一下徐良一微变的脸色瞬间大变,可直到现在,他依旧只有感应到那御龙剑影的气息。

    那根本就不是木剑的本体,可为什么有如此之大的威力呢?

    徐良一手中的厚背大刀,已经只剩下半截刀刃和一个刀柄,前端直接被那道御龙剑影给生生削掉,一道剑影竟然也有如此威力。

    事实上徐良一和另外两大天才都不知道的是,在剑灵的自主控制之下,那些御龙剑影已经产生了一种不为人知的变化。

    缭绕上淡淡金光的御龙剑影,每一柄都并不会比普通的上品仙器差多少,尤其是由小剑亲自控制的每一道剑影,削断普通的上品仙器,并不是什么难事。

    当然,这也只能是在万剑领域之中,这种由御龙剑制造出来的领域,不仅是能让人类修者实力下降两成,更能让敌人那些武器的品阶大打折扣。

    任何武器只要一落入万剑领域之中,都会变得毫无用武之地,从这一点上来说,御龙剑这件神器,可以称之为万器之王。

    只可惜这些东西,徐良一都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上品仙器又一次损毁了,而且这一次是毁在一道剑影之下。

    嗤!

    御龙剑影削断厚背大刀之后,并没有丝毫的停滞,直接一闪而过,然后徐良一的脸上,便是再次多出了一道血痕。

    这位刚刚出场之时极其潇洒的烈阳殿天才,现在哪里还有属于烈阳殿天之骄子的半点风度,披头散发形如恶鬼。

    感应着那些泛着金光的剑影不断飞舞,徐良一的一颗心不由沉到了谷底,他知道再没有什么转机,恐怕自己就得葬身在这万剑领域之中。

    “该死的曹曦文和白双敬,真是屁用没有!”

    像徐良一这种人,一般来说不会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他心头一阵咒骂,看着外间和那黑衣青年斗得不亦乐乎的两大天才,心中无疑有着极度的怨恨。

    只是徐良一的内心深处,却是知道拥有剑灵的云笑,根本就不需要分心来控制这强大的剑域,这才是导致他陷入绝境的真正原因。

    当又一道金色剑影一掠而过,让徐良一身上再次多出一道血痕之后,他属于烈阳殿天才的傲气,已经被打得荡然无存。

    死亡的恐惧笼罩在徐良一的心头脑海,他很年轻,他还不想死,更不想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去,他还有很多的大事未做。

    或许徐良一从来就没有想过,只是前来这南域偏僻之地,竟然就会遭遇这般的必死之境,事先他一直都认为自己才是最后的大赢家。

    在徐良一心中,从来都没有将其他的修者放在眼中,他的对手,一直都只有曹曦文和白双敬,其他的修者,在他眼中只是蝼蚁罢了。

    没想到蝼蚁摇身一变,陡然间变成了巨象,压得他徐良一喘不过气来,如今连这条性命,都要生生断送在这里了。

    “云笑,放我一条生路,先前的事,一笔勾消如何?”

    眼见无数的金色剑影朝着自己扑来,徐良一的心态已是发生了极大的改变,这两句话说出口,任谁都能听出他口中那一抹求饶的意思。

    那可是堂堂的烈阳殿天才啊,艮殿天王的大弟子,哪怕是在高高在上的烈阳殿之中,也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过这样的话吧?

    看起来徐良一确实是被逼急了,在自己的性命面前,任何的事情都是可以商量的,不过他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眸深处却是闪过一丝异样的精光。

    或许在徐良一看来,云笑年纪轻轻,或许涉世未深,若是被自己的求饶之言打动,再将万剑领域撤去的话,自己无疑还有希望。

    徐良一可是八品仙尊,他唯一忌惮的,不过是那可压制战斗力的领域罢了,一旦脱离领域的束缚,他有把握将那黑衣小子碎尸万段。

    在这一刻,徐良一心头的杀心已经无可抑制地疯狂升腾而起。

    他不打算再抓活的,这个让自己面子大失,甚至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求饶的小子,必须得死。

    甚至徐良一眼角余光,透过万剑领域看向那些旁观的修者们时,都充斥着一丝杀意,他打定主意要杀人灭口,让今日之事不致传扬出去。

    可笑曹白两大天才还在外间和云笑打生打死,没想到已经成了被杀人灭口的对象,为了丑事不被曝光,徐良一连三大顶尖势力之间的平衡也顾不得了。

    不过一些心思深沉之辈,却并不认为那黑衣青年会答应徐良一的妥协,双方既然已经结下死仇,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即便徐良一立下了天劫毒誓,难道他这么一个年轻天才,还能保证烈阳殿其他的强者,不找云笑的麻烦不成?

    在众人的猜测之中,或许这个烈阳殿天才打的就是这个主意,高高在上的烈阳殿,吃了这么大一个亏,怎么可能没有找回场子的想法?

    那黑衣青年云笑也不是省油的灯,既然清楚这段恩怨不可能化解,那就必须得斩草除根,否则只会给自己留下一个天大的隐患。

    那可是烈阳殿,并不是其他宗门。

    无论云笑的天赋有多高,战斗力有多强,突破到神皇阶别也是遥遥无期。

    对方只需要派一个一品神皇甚至是半神之境的强者,就能轻松将他打杀。

    既然如此,与其放虎归山,倒不如一劳永逸。

    在众多旁观修者的印象之中,那个叫云笑的黑衣青年,可是一位杀伐极其果断的狠人啊。

    所有人都是将目光转到了那个黑衣青年的身上,想要知道他到底会做出一个什么样的决定,这个决定,将同时决定烈阳殿天才徐良一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