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都市小说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606章 宁愿去死
    听了王庾的话,众人的心情很难受,尤其是秦叔宝,绝望再次向他袭来。

    李世民问道:“小庾儿,张神医看了脉案后,可有教你救命之法?”

    “张师父说,他要亲眼看过患者的伤才能确定救治之法。不过,他教过我,用独门针法护住罗士信的心脉,可以撑到他来的那一天。”

    说到这里,王庾又犹豫了起来:“但是,我从未给人治过病,也从未给人施过针,我没有把握......”

    “张神医说了,他十天之内赶不到,罗将军必死无疑,反正都会死,不如死马当活马医,让公主大胆去施针。”大全一股脑地把张神医的意思捅了出来。

    众人:“......”

    李世民沉默了一瞬,看向王庾:“张神医说得没错,死马当活马医,小庾儿,你就放心去做吧。

    “刚才军医说了,明日辰时之后,罗士信就撑不住了,反正张神医也赶不到,你就大胆地施针。

    “出了事,我担着。”

    李世民的话给了王庾一颗定心丸,她不再犹豫,往一旁的书案走去。

    王庾拿起毛笔,在纸上写下所需的东西,然后吩咐大全:“快去准备纸上的东西。”

    又对李世民说:“二兄,在罗士信的营帐旁边给我安排一个营帐。”

    “好,我去安排。”李世民离开了。

    安排好营帐,王庾和秋月以最快的速度沐浴完,换上干净的衣服,然后去了罗士信的营帐。

    “秋月留在这里,其他人都出去吧。”

    王庾把秦叔宝等人赶了出来,开始给罗士信施针。

    这是她第一次施针,下针之前,她的手有点抖,心里也有点慌。

    但当她看见罗士信那张消瘦而又年轻的脸时,她突然间就有了勇气。

    罗士信太年轻了,他不该这么年轻就死去。

    王庾的神情逐渐变得坚毅,手也不抖了。

    她深吸一口气,再次回忆了一遍张神医说的话,然后坚定地把手中的银针扎了下去。

    一个时辰后,王庾拔出最后一根银针,瘫软在地。

    “公主......”

    秋月的叫声惊动了外面的人。

    李世民和秦叔宝冲了进来:“出什么事了?”

    “没......事......”王庾虚弱地回答了一句。

    她背靠着床缓了缓,小声嘀咕:“原来施针这么耗神。”

    现在她终于明白,张神医为什么告诫她要少用这个独门针法了。

    “罗士信怎么样?”李世民问。

    “暂时保住了性命,不过接下来,我每日都要给罗士信施针,这样才能护住他的心脉。”王庾说。

    见王庾脸上的汗不停地流,嘴唇苍白,秦叔宝吩咐道:“秋月,快扶公主回去休息。”

    又吩咐昆布:“去拿些吃食送去公主的营帐。”

    李世民见这边没事了,就召集众将领商议战事。

    ......

    十日后,张神医抵达军营,他第一时间去看了罗士信。

    “如何?罗士信还有救吗?”

    见张神医把完脉检查完伤口,迟迟没有出声,秦叔宝迫不及待地询问。

    “唉......”张神医叹了口气:“若是当初罗将军受伤的时候,老夫在场的话,他还能完完整整地活着。”

    秦叔宝听得糊涂,问:“神医这话是何意?罗士信到底有没有救?”

    “有老夫在,他自然能活下来......”

    众人一喜,然而张神医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们的笑瞬间消失。

    “不过,时间拖得太久,他右腿上的伤恶化严重,必须截肢,否则会影响身体的其他部位。”

    秦叔宝有点接受不了:“我们是军人,没有右腿连路都走不了,还怎么打仗?

    “这不是比死了还难受吗?”

    李世民的心情很沉重,他试探着问:“神医,能不能想办法保住他的腿?”

    张神医眉头紧蹙,说出的话毫不客气:“他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死,二是截肢保命。”

    “......”

    帐中的气氛瞬间变得低落,众人沉默不语。

    如今罗士信还在昏迷当中,他又没有亲人,能做主的就只有李世民。

    李世民在沉思,作为一个男人,一个军人,他若是罗士信,他宁愿死,也不愿截肢。

    秦叔宝盯着罗士信的脸看了很久,心一横,率先开口:“那就截肢吧。”

    兄弟,没有了右腿,你或许会很痛苦,但你从洺水县城逃出来,就说明你想活着,所以兄弟我替你做主了。

    将来......你若是责怪,就怪我吧。

    心中打定主意,秦叔宝不再挣扎,镇定地对张神医说:“需要准备什么,神医尽管开口,我立刻去准备。”

    张神医欣赏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走向旁边的书案。

    “你们按照这张单子,准备好上面的东西。”

    “小庾儿留下来,其他人都出去。”

    众人立刻行动起来。

    一切准备就绪,张神医拿起刀,看向王庾:“怕吗?”

    王庾镇定自如:“我曾在战场上杀过人,您觉得我会怕吗?”

    张神医默默地扭回头,用手指在罗士信的右腿上比划了几下,然后用刀抵住膝盖下方,一刀切了下去。

    看见这个动作,王庾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准备止血。”

    听见张神医的声音,王庾立刻睁开眼睛,忙活起来。

    ......

    截肢后,当天夜里,罗士信开始发热,王庾按照张神医说的方法给罗士信降温。

    整整忙活了三个时辰,罗士信的体温才恢复正常。

    三日后,罗士信苏醒,看见缺了的右腿,大受打击,将手边能拿到的东西全都摔了出去。

    “谁让你们救我的?”

    “没了腿,不能走路,不能上战场,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与其这样屈辱地活着,我还不如死了呢?”

    这一刻,罗士信很后悔,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他宁愿被刘黑闼杀了。

    “兄弟,你别激动,好死不如赖活着。”秦叔宝看见这样歇斯底里的罗士信,很心痛,上前去宽慰他。

    岂知罗士信听了他的话后,情绪更加激动,吼道:“不,我宁愿去死。”

    这时,李世民和王庾、张神医走了进来,正好听见他这句话。

    张神医掏出一个纸包,朝着罗士信走去:“这是老夫最新研制的毒药,触之即亡,且没有解药。

    “你既然想死,那就给你用吧,不收钱。”

    罗士信:“......”

    王庾、李世民、秦叔宝等人避之如蛇蝎般,迅速退到了帐门边。

    “我......”

    面对步步紧逼的张神医,罗士信死死地盯着他手中的药包,双手撑着床板,用尽全身的力气将身体往后挪:“我......我......突然又不想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