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都市小说 > 无敌奶爸在都市 > 第723章 白雪
    在掀开棺材之前。

    徐来想过无数种可能,却从未想过看到的会是阮棠。

    他下意识伸出手想要轻抚那张无比熟悉的脸,在即将触碰的一瞬间,徐来又缩回了手。

    他根本不相信远在地球的妻子会死在这里,沉没在不知多少万丈深的无垠海底。

    所以。

    这根本就不是真的。

    徐来目光闪烁,再次伸出手落在阮棠脸上。

    脸很冰,也很凉。

    他看着棺中人的脸,自嘲一笑:

    “跟你在一起后,我想过会有这一天,但从未想过你会躺在棺材内这么具体的画面。”

    “原来,是这样子的啊。”

    “百万载寿元,太漫长了,也太短暂了。”

    徐来坐在棺材边,絮絮叨叨一大堆:“我有些话一直想对你说又不知怎么开口。”

    “阮棠,你一颦眉生气,我就很难过,因为你笑起来时候最好看。”

    “你知道吗?我给你采了许多海棠花,有双生海棠,还有……”

    “我想把它们栽满天庭,你觉得怎么样。”

    “……”

    徐来面上没有悲伤。

    像是两个老朋友在叙旧似的,说了很久很久。

    说着对未来的向往。

    说着贴心小棉袄徐依依偶尔漏风的趣事。

    说着说着。

    徐来伸出手。

    慢慢握住阮棠雪白的脖颈。

    “不得不说,这个幻境看似真实,实则漏洞太多了。”徐来轻叹。

    掀开棺材的第一眼,徐来被震惊到。

    下一秒,徐来就意识到这是个很粗糙且漏洞百出的幻境。

    不过正好。

    一些不能对阮棠说的心里话,徐来籍此说了出来。

    说完。

    自然要清理现场。

    徐来握住‘阮棠’雪白脖颈的手逐渐用力。

    棺材中的她本就苍白无比的面容,越发苍白。

    “唰”

    她忽的睁开眼。

    眼中满是凄楚:“你为什么要杀我,我是你的妻子阮棠呀。”

    “我知道你不是,你也知道你不是。”

    徐来认真道:“怪只怪你知道的太多了。”

    “?”

    她脑海浮现一个大大的问号。

    “砰!”

    一声巨响。

    脖颈断裂,幻境破碎。

    棺材中哪还有阮棠那楚楚可怜的面容?

    只剩下一面崩溃成碎片的铜镜。

    也正是这铜镜,或者说是铜镜内的器灵所制造的幻境,让徐来先前有片刻晃了神。

    三十六位准帝尸骸所跪拜的存在,肯定是帝境强者,然而棺材中本来应该有人或者尸骸的。

    但什么都没有,只留下一件准帝器级别的法宝。

    “大帝墓冢?”

    “可这墓冢太简单了些,阵法、禁制全都没有,仅有准帝尸骸守护。”

    “可这又不像假墓……”

    徐来皱了皱眉,没有再理会。

    葬于无垠之海最深处的青铜棺材,不论怎么看都来历不小,只是徐来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要寻找有苏清欢。

    还有那道门。

    一天。

    两天。

    五天。

    十天。

    时间过去的很快。

    徐来面上隐有疲倦。

    无垠之海拥有奇特的法则力量,想要对抗需要耗费大量灵气。

    境界越高,消耗的越多。

    这也是为何高境界修士在无垠海内待的时间,不如低境界修士。

    徐来以帝境境界在海底待十天已经近乎是极限了,他没有犹豫,直接吃下一枚灵果。

    第三域与第七十七域的白雪花分别送了徐来两枚灵果,一共四枚。

    这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当然。

    珍贵程度不及徐来储物空间中六滴白雪花的精血。

    唯一可惜的是,第九域的白雪花没来,否则果子数量还要多两枚。

    “被魔剑无正一分为三的灵株,也不知道它们能否重新合一。”

    徐来胡思乱想时,他体内的灵气竟然在瞬间恢复。

    这赫然是灵果的效用。

    有了补给。

    徐来自然就能在海底继续寻找。

    ……

    ……

    地球。

    海棠苑。

    时间慢慢流逝。

    从徐来离开地球已经是第四十五天。

    期间。

    阮棠调整好心情回去上班,而小姨子阮岚则被无情的姐姐大人赶去上学。

    “可恶的臭姐夫,居然还不回来!”

    在一个没课的下午,阮岚坐在沙发前的地板上打着游戏。

    随着又一次闯关死亡后,穿着清凉吊带睡衣的她,目光直勾勾看向后院。

    那里。

    有个女人正在晒太阳。

    但不是阮棠,也不是随着姐夫一起失踪的外甥闺女,而是一个叫做白雪的女人。

    事情的经过。

    要从差不多十天前说起。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阮岚躺在沙发上研究棋盘阵法。

    阮棠撑着下巴,看着桌上的插花发呆。

    这时候。

    来了两个陌生女人。

    一个叫燕春风,说是为臭姐夫徐来带话的,大概的意思就是‘我还活着,一定回来’。

    另一个女人就是白雪了。

    按照燕春风的说法,就是白雪处境很危险,恰巧徐来救了她,所以打算在这里等恩人回来报恩,也算是避难。

    为了证明身份。

    燕春风还请来了饕餮神将。

    “臭姐夫胆子也太大了吧,在外面招惹的女人也敢带回家?”阮岚当时气炸了。

    饕餮人也傻了。

    他跟着帝尊这些年,也没听说过帝尊的红颜知己中有一个叫白雪的。

    倒是阮棠冷静的很。

    为白雪收拾房间,并给她置办衣物以及各种生活用品。

    但也是从这天开始。

    阮棠不再出神发呆一整日,开始回归正常生活,正常上班下班。

    因为不需要接送徐依依,所以她每天都与许遥遥、洛初小聚,购物逛街泡温泉,生活十分惬意。

    ……

    ……

    时间回到现在。

    白雪在后院坐直挺挺站着。

    她十分享受的闭着眼,晒着阳光,白皙肌肤在阳光下闪烁着迷人光泽。

    “晒了十天怎么一点没黑,用的啥牌子防晒霜效果这么强。”

    “不过皮肤白又没什么了不起的,本仙女也不黑。”

    阮岚小声嘀咕着:“我倒看看你这狐媚子是怎么勾引的我姐夫!”

    要知道。

    阮岚曾数次动用美人计都未能成功诱惑到徐来。

    虽然只是逢场作戏,可还是让阮岚耿耿于怀!

    她目光从白雪脖颈处慢慢下滑,定格于藏在睡衣内的鼓鼓山峰,看规模比阮棠也不遑多让。

    阮岚瞬间明白了。

    徐来依旧是肤浅无比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