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都市小说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七百章 你现在可以叫了
    张弛道:“我就是做点小买卖,王队过奖了。”

    赵磊道:“早就听说你开了个烤肉店,没想到这么大规模。”

    张弛道:“过去是个烤肉店,叫烧肉人生离水木不远。”

    熊忠阳道:“搞起连锁了。”

    张弛笑道:“定位不一样,上肉苑相对高端,目前我正在筹备新店,就在对面。”

    马达道:“哥,你把江湖会馆给拿下了?”

    张弛点了点头,表面上风波不惊,内心有点嘚瑟。

    马达惊叹道:“那地方够大啊,我不是听说要开贾府夜宴吗?”

    张弛道:“本来他们是有意向,可惜到最后实力不足。”

    众人听到这句话心中都是一怔,贾府夜宴可是京城的餐饮大鳄,连贾府夜宴实力都不行,那不是说你的实力要超过贾府夜宴?这逼装得太过明显了。

    白小米又抓住了时机,轻声道:“听说齐冰挺有钱的。”

    张弛跟白小米坐在对面,这话他可不爱听,笑眯眯望着白小米道:“她是她我是我,我从来不花女人钱,都是我给女人花钱,当然你是个例外。”

    众人都笑了起来,白小米翻了个白眼。

    楚江河端起酒杯道:“今天我请大家一起吃饭,一是为了聚聚,二是为了感谢大家这段时间对我的关心和帮助。”

    张弛跟着端起酒杯道:“第一个理由我同意,可第二个我有点不明白,我可没帮你做过什么?”

    王向阳道:“就你话多,喝酒何必较真,来干!”

    张弛心说在场的所有人中,楚江河如果说要感谢只能是感谢自己,如果没有自己这货不知死多少回了,如果没有自己,何东来怎么可能冒险前往幽冥墟营救,自己回不来,这孙子也要永远呆在幽冥墟了。

    和秦君卿见面之后,张弛就怀疑楚江河已经恢复了幽冥墟的记忆,相比较而言,他更欣赏在幽冥墟时候的楚江河,那时的楚江河还是个颇有正义感的热血青年,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世界,楚江河多了几分阴鸷之气,张弛希望这只是自己的错觉。

    楚江河攒这个局的目的何在?难道仅仅是因为他们一起出过任务?张弛觉得没那么简单。

    几杯酒下肚之后,张弛主动向王向阳敬酒道:“王队,多谢你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

    王向阳笑道:“我也只是执行任务。”

    张弛道:“当时我有件事特别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两人一起回来,就隔离我自己?”

    王向阳没想到这货能当众问出这种问题,愣了一下然后呵呵笑道:“不是隔离你自己,楚江河也被隔离了,只不过你们被隔离的地点不同。”

    楚江河帮着证明道:“是啊,我也被隔离了。”

    张弛道:“楚江河啊楚江河,有句话我憋在心里好久了,你这个人啊,不够意思。”

    楚江河微笑道:“我怎么不够意思啊?”

    一群人都望着张弛,都感觉这货要搞事情。

    张弛道:“你知不知道,当时你乘坐你爸的私人飞机离开的时候,我心中是多难受吗?咱们两人失踪了这么久,这中间发生了什么虽然我也不记得,不过咱们同时失踪又同时回来,肯定是有过同甘苦共患难的经历,你说是不是?”

    楚江河点了点头道:“我也在想这段时间咱们肯定是同甘共苦方才能够活着回来,当初我脑子糊里糊涂的,只想着我们都脱离了危险,上级对咱们都会有妥善安排,你知道,咱们内部是有制度的,我这级别也不敢多问啊。”

    张弛道:“你们,不是咱们。”楚江河这帮人都是神密局的,他和白小米算是学院派,白小米一旁听着眨了眨眼睛,没跟着说话,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补刀,她在关键时刻还是拎得清的。

    楚江河将杯中酒倒进了分酒器里面,举杯向张弛道:“张弛,这事儿怪我,这杯酒代表我的诚意。”他端起分酒器,一口气喝了个干干净净。

    赵磊熊忠阳一起鼓掌叫好,马达没跟着鼓掌,他又不傻看出场面有些微妙。

    张弛笑眯眯道:“够意思,不枉咱俩共患难一场。”

    楚江河眉峰微动,盯住张弛的双目,总觉得他这句话一语双关。

    张弛也把酒倒进了分酒器里面:“我提议,大家一起干个肥的,毕竟咱们一起去执行任务,我和楚江河中途出了岔子,怨我们自己运气不好,可我相信大家这段时间也都尽心尽力地为了寻找我们积极奔走,谢谢啊!”

    王向阳望着分酒器面露难色:“太……太多了吧……”

    白小米此时端起面前的分酒器,居然第一个把酒给干了,她这一喝,其他人都不好意思躲了,一个个学着白小米把酒给喝完。

    张弛心中明白白小米是心亏,自己和楚江河之所以被坑就是她设下的圈套。

    白小米之所以喝得这么痛快,不是要给张弛捧场,主要是担心这货继续针对自己,现在张弛对她的报复已经上升到无所不在的骚扰,这货的那口怨气还没出。

    王向阳干了一大杯,哈了口气道:“不能这么喝,再来一杯我就得趴下。”

    张弛一听乐了:“那就再来一杯,王队,让我们看看您趴下是什么样?”

    王向阳笑道:“你小子憋着坏,想灌我是不?”

    张弛道:“王队,您别把我想得这么阴暗,我这个人是公认的阳光善良。”

    “谁信啊?”

    张弛看了白小米一眼,白小米无奈点了点头道:“我信!”

    马达赶紧跟上:“我也信!”

    王向阳道:“得,你阳光善良我没看出来,不过人缘是真不错。”他倒了一小杯道:“我回敬大家一杯,之前的任务虽然出了点问题,不过还好大家有惊无险,我保证以后不会有同类的事情发生。”

    楚江河笑道:“王队这酒我喝,这话我不信,只要是执行任务就会有风险,谁也不能保证不会有同类的事情发生。”

    几个人同喝了这杯酒,熊忠阳道:“王队,是不是又要有任务了?”

    王向阳笑了笑:“我反正没接到通知。”他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起来。

    张弛留意到他的手机也是华为,看来这种加密手机是内部标配。

    王向阳接到电话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他连连点头,放下电话,起身道:“不好意思,我得先走了。”

    张弛道:“别啊,这才刚开始。”

    王向阳道:“局里有任务,我必须马上回去。”几个人全都望着熊忠阳,这货还真是个乌鸦嘴,刚说有任务,任务就来了。不但王向阳要走,目前身在神密局的马达、赵磊、熊忠阳都得走。

    楚江河虽然是神密局的,可现在他和张弛一样同属于休假期,并未返回神密局正式报到,所以没有接到通知。

    房间内只剩下了张弛、白小米和楚江河三人。

    白小米道:“都走了,看来发生大事了。”

    楚江河道:“天大的事情也得吃饭啊。”

    白小米道:“你们喝吧,我出去转转。”

    楚江河点了点头。

    白小米起身离去,拿自己衣服的时候发现张弛的小心机,忍着没说话,悄悄弄了几根头发粘在这货身上,你不是想压我一头吗?得给你点教训。

    楚江河帮张弛将分酒器满上,张大仙人心安理得地坐着,嘴上道:“你是我师兄,应该我给你倒酒才对。”可身体非常诚实,一动不动安之若素。

    楚江河道:“张弛,其实我早就想约你单独见个面,你对咱们失踪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还记不记得?”

    张弛摇了摇头:“我是一点都不记得了,往远了说就记得咱们两人去深井去办曹诚光的移交手续,不知怎么就晕了,往近了说,咱们两人躺在戈壁滩上,衣衫不整,当时我还害怕自己对你干出啥禽兽不如的事情呢。”

    楚江河笑了起来:“你怎么不担心我对你干出什么事情呢?”

    张大仙人一脸惶恐的样子:“莫非,你真……对我……”

    楚江河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干了这杯酒道:“拉倒吧你,我是个钢铁直男,对你没兴趣。”

    张弛喝完之后道:“我也搞不清楚自己是不是钢铁直男,反正目前我还对女的感兴趣。”

    楚江河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笑完之后,他低声道:“飞机上的事情你记得不?”

    张弛摇了摇头道:“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也没有!”

    张弛望着楚江河:“什么意思?”

    楚江河道:“我是说,飞机上的事情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什么飞机失事,我怀疑根本就没发生过。”

    张弛恍然大悟道:“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奇怪啊,为什么我中间的记忆全都失落了。”

    楚江河道:“有没有听说过消除记忆?”

    张弛点了点头:“我听说神密局就有那装备,他们该不会对咱们两人做出了这种事情吧?”

    “我也怀疑啊,张弛,你把咱们去深井之后发生的事情说来听听,咱们彼此印证一下,记忆是不是有什么偏差,也许能够从中找出真相呢?”

    张弛心中暗叹,楚江河啊楚江河,你丫分明在套我的话呢,拿起酒瓶给楚江河添上酒,低声道:“你先说呗。”

    楚江河点了点头,他解开衬衣。

    张弛道:“干什么?”其实他明白楚江河想展示什么,绝不是对他有非分之想。

    楚江河脱下衬衣,里面穿着黑色的背心,体型相当健美,他指着自己的左臂道:“我这里过去是没有伤痕的,你看这条刀疤。”他又把背心向上撩起,指着自己的左下腹道:“这里曾经被箭矢划伤,我身上还有许多伤痕。”

    张弛道:“看来你吃了不少苦啊。”

    “我一点都不记得了,张弛,你身上有没有伤痕?”

    张弛摇了摇头道:“我皮糙肉厚的,又不是瘢痕体质。”放下酒杯发现楚江河仍然看着他,张弛瞪大了眼睛:“你该不是让我学你脱衣服吧?”

    楚江河道:“你别误会。”他把衣服穿好,又道:“对了,我大腿上有一道抓痕,我找人看了看,应该是被野兽抓伤的,你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

    “没有,不信哪天我请你去泡澡堂子。”

    楚江河笑道:“信,当然相信。”

    张弛旁敲侧击道:“对了,你爸不是有个新世界脑域,专门研究大脑的,你就没让他帮你挖掘挖掘记忆?”

    楚江河道:“你对新世界脑域了解得还挺多。”

    张弛笑道:“最近看了不少关于这方面的新闻。”

    “侵权官司的?”

    张弛点了点头。

    楚江河道:“我听说你还帮着韩家兄妹找了律师?”

    “没有的事,我帮忙推荐律师是帮着他们处理遗产的事情,他们要跟新世界打官司我也不知道,我也没掺和。”

    楚江河道:“其实你帮忙也没关系,毕竟韩院长过去对你不薄。”他端起酒杯道:“张弛,难道你不想知道咱们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想!怎么不想。”

    “那咱们一起想想办法。”

    张弛道:“什么办法?利用你们新世界脑域的高科技读取我的记忆?”他用力摇了摇头道:“这事儿免谈,我绝对不答应。”

    楚江河笑道:“你还真是敏感,既然你不答应,那就算了,我这个人没有勉强别人的习惯,不过,我倒是想起来一些事情。”

    张弛向前凑了凑身子,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楚江河道:“我隐约记得你我好像被人关在了深井里面,具体怎么逃出来的,我却不记得了。”

    张弛道:“不对啊,咱们明明是去押解曹诚光的,怎么会被关起来?如果咱们被关起来了,飞机上的又是谁?”他已经基本能够断定,楚江河肯定保留了不少的记忆,现在还无法确定这厮是不是全部记得,如果他连幽冥墟的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那就麻烦了。秦君卿果真没有危言耸听,事情有点不妙。

    楚江河道:“我告诉了你那么多事,你却一点都不说,是不是有点不够意思?”

    张弛道:“我真的是一点都不记得了,要不你再启发启发。”

    楚江河没有继续启发张弛,这世上是存在平衡和交换的,我请你吃饭请你喝酒,告诉你秘密,你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事情傻子才干。

    这顿饭虽然算不上不欢而散,可吃得也不是那么圆满,九点钟的时候楚江河结账走人,张弛很亲切地把他送到大门外,本想让王猛开车送他回去,可人家司机早就在外面等着了,毕竟楚江河是个超级富二代。

    张弛目送楚江河离开,看到白小米走了过来,颇感诧异道:“你还没走啊?”

    白小米道:“我跟王猛聊了会天。”

    张弛点了点头:“让王猛送你回去吧。”

    白小米道:“不了,我打车回学校。”

    张弛道:“要不我送你回去。”

    白小米道:“这么好心?”高度怀疑这厮的动机。

    张弛道:“有几句话跟你聊。”

    白小米道:“走几步吧。”

    张弛和白小米一起离开,两人走到大街上,感觉脸上不时有点点沁凉,却是下起了稀稀落落的盐粒子。

    白小米道:“下雪了。”

    “天气预报上说没有雪。”

    白小米道:“天气预报也不一定准。”朝张弛看了一眼,却见张弛一边走一边把长头发从身上摘下来,这货心机缜密,这么细微的埋伏他都能发现。

    张弛道:“这头发你的吧?”

    白小米道:“你认识那么多女的,怎么就一定是我的。”

    张弛道:“人家是头发,你的叫毛!”他认定了白小米是妖族。

    白小米俏脸一红,扬起手袋在他的身上砸了一下:“滚蛋!”

    张弛咧嘴笑道:“你也够阴的,是不是想利用这点小伎俩离间我和齐冰的关系?”

    白小米道:“不要把别人想得跟你一样卑鄙。”这话说得没有底气,毕竟头发就是她故意留在张弛身上的,谁让你用衣服压我来着,就兴你做初一,不许我做十五?

    张弛道:“楚江河猜到了。”

    白小米微微一怔,抿了抿嘴唇:“猜到什么?”

    张弛道:“神密局营救我们的同时也抹掉了我们的部分记忆,我本以为只有我能够对抗他们的手段,想不到楚江河也蒙混过关,我们被困深井之后,发生的事情他居然记得。”

    白小米内心一沉,如果楚江河记得,就意味着他已经猜到是自己参与了营救计划,这对她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张弛道:“我没有揭穿你并不代表别人不会,我看你可能会有麻烦了。”

    “他刚才跟你聊什么?”

    张弛道:“我凭什么告诉你?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白小米看了看周围,主动挽住张弛的手臂,张弛想挣脱,白小米道:“你如果不说,我现在就叫非礼。”

    张弛笑道:“你这手段也太老套了吧?”

    “老套怎么了?很实用,至少能搞得你狼狈。”

    张弛点了点头,忽然伸手堂而皇之地在白小米胸上捏了一把,因为太快,白小米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一脸懵逼地望着他,然后一张俏脸迅速涨红了。

    张弛笑眯眯道:“你现在可以叫了,不过你要是不叫,我就把刚才聊天的内容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