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都市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两千三百三十三章 反常
    清舒正在处理公务,就被工部尚书叫了过去。

    李大人说道:“林大人,刚才我进宫面圣,皇上与我说,让你多进宫陪陪皇后娘娘。你现在将手头上的事交给杨大人,从明日开始就不用来衙门好好陪皇后娘娘吧!”

    皇嗣是大事,所以他干脆给清舒放大假了。

    清舒有些诧异,皇后娘娘的预产期事七月初,现在才六月份怎么就让她进宫陪皇后呢!心里觉得这事不对,但她也不会与李大人说。

    傍晚的时候,符景烯回家了。

    夫妻这么多年还是很有默契的,符景烯问道:“眉头紧皱的,碰到什么难事了。”

    清舒将皇帝让她进宫陪皇后的事说了:“我总觉得这事有些反常,你说会不会孩子有什么不好?”

    也只有这个原因,皇上才会让她进宫陪皇后了。

    符景烯摇头道:“你不是说皇后这次胎位也很正,怎么会不好?”

    这也是清舒不解的地方。

    符景烯想了下说道:“也许是因为皇后娘娘年岁大了,皇上怕出意外所以要你进宫陪她。”

    说完,他还故意笑着道:“大家都说你是有福气的,让你陪在身边事是希望沾上你的福气保佑皇后娘娘平安生产。”

    “这世上要说福气,谁能大得过皇后。”

    符景烯反问道:“你真觉得当皇后是福气?”

    清舒哑口无言了,当皇后若是福气他们夫妻也不会拒绝易将窈窈许给祯哥儿了。

    其实不仅别人,就连符景烯也觉得清舒运道特别好。这些年虽然碰到许多危险,但都平安度过了。按照那些迷信的说法,是因为清舒做了许多善事得老天庇护。

    符景烯不信神佛,但他听到这个传闻也希望是真的。

    符景烯搂着她说道:“别胡思乱想了。若皇后娘娘有不妥当,皇上早就急了。”

    清舒没话说了。虽然外头都在传皇上会纳白氏女为妃,但到现在都没动静。而皇帝除了那次白氏女投怀送抱之后两人并没什么交集,反倒是对易安这几个月是关怀备至。

    当然,易安这段时间时常抱怨,但也只是抱怨皇上太忙倒没再提起这个白氏女了。

    想到这里,清舒轻声问道:“你说,皇上既对白氏女无意为何不禁止她进宫呢?留那么一个人碍易安的眼。”

    符景烯笑着说道:“没什么正当理由阻止白氏女进宫,到时候太后肯定又得闹腾了。再者,不让她进宫外头人可能又要编排皇后娘娘,说她容不下人是个悍妇了。”

    听到这话,清舒忍不住冷哼一声道:“反正我们三个早就是京城有名的悍妇了,说就说吧!”

    不过符景烯当年差点为清舒辞官,这事传出去以后她已经从悍妇的名单除名了,倒是易安已经荣登为天下第一悍妇。

    符景烯知道再聊下去清舒又要上火了,所以他赶紧转移话题:“我听双瑞说,前两日林乐文过来的时候脸都是肿的。都是要入官场的人了,怎么还跟人动手了?”

    这以后入了官场也这样,什么体面都没有。

    清舒摇头说道:“他没跟人动手,是三叔打三婶,他去拦的时候挨了一巴掌。”

    “张氏又干什么蠢事?”

    他虽然不喜欢林承志,但也知道他行事有分寸。除非是张氏做了什么让他忍无可忍的事,不然林承志是不会动手的。

    说起这个清舒脸上就一言难尽:“甜水胡同有个姓常的漂亮寡妇,这常娘子风评不好。她有次撞见常娘子与三叔说话,然后就怀疑对方与三叔有见不得人的关系。后来有人与她说三叔经常去找这位常娘子,她就信以为真。前几日晚上,有个妇人找她说亲眼看见三叔进了常娘子家里。”

    她是没问乐文但架不住红姑好奇啊,然后这事清舒也知道了。

    “然后她就去抓奸了?”

    清舒点头道:“她背着乐玮三兄弟,花钱请了几个闲汉撞破了常家的大门,跑进人家家里抓奸。”

    “抓到了吗?”

    清舒摇摇头道:“常娘子是与人在家里偷情,不过那人不是三叔。”

    “怎么就那么巧?”

    清舒也很无奈,说道:“三叔那晚跟朋友喝酒去了,告诉了乐玮,只是三婶不知道。也是她蠢,也不想想若那晚在常娘子家里的真是三叔,她这么一闹三叔还不得将人纳回家了。”

    这事让林家脸面尽失,她三叔这几天都没出门。

    说到这里,清舒摇摇头道:“三叔气得不行将她打了一顿,也是乐玮他们拦着不然怕是要将她打死了。”

    符景烯听完这话看向清舒,说道:“这次你帮着林乐文谋差事已经仁至义尽了,以后不要再管他了,有张氏在他仕途不可能走得太远了。”

    若是狠得下心来整治了张氏也还好,偏偏狠不下心来由着她折腾。以后张氏以后肯定会做蠢事连累林乐文的,符景烯可不愿清舒给他擦屁股。

    清舒嗯了一声说道:“我跟他说了该帮的我都帮了,以后的前程靠她自己去谋了。”

    “就怕你到时候心软。”

    清舒摇摇头道:“不会。官场不比战场安逸,也是万分凶险,若是没这个能力让他爬上高位那是害他。”

    “你能这般想我就放心了。”

    第二日清舒进宫看望易安了,看着她浮肿的脸庞以及高高耸起的肚子很是担心。

    因为浮肿得太厉害了,所以现在由墨雪跟墨色扶着走。看到清舒,她立即说道:“扶我进去。”

    因为走得很辛苦易安坐下来后还喘着粗气,过了一会气息才稳了:“怀这胎比怀云祯还辛苦,这丫头以后肯定也是个闹腾的。”

    清舒看着她的肚子,笑着道:“这肚子比我上次见到的又大了很多。”

    其实她心里有些担心,但未免易安多想不敢表露出来。

    说起这个易安就发愁,说道:“我现在都不敢吃肉了,可这肚子还这么大。陈太医跟萧大夫说这孩子胃口好,吃的都被她吸收了。”

    看她焦虑起来,清舒赶紧改了口:“能吃是福,孩子生下来肯定好养,你啊也不用再操那么多心了。”

    易安说道:“就怕跟云祯一样调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