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都市小说 > 娇藏 > 第 2 章
    此时快要黄昏,金辉余洒,落在男子优雅贵气的脸庞上,显得他的眉眼更加深邃。浓密的剑眉下的那一双眼,不怒自威。

    这是个英俊逼人的男子,高挺的鼻子下,那张薄唇的嘴角似乎天生含笑,总是微微上翘,倒是冲淡了几分他眸子里透出的肃杀阴沉之气。

    柳眠棠还记得自己大病后第一眼看到他时,心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长得虽好,可看着不像安分的,面带了几分桃花之相,谁当了他的夫人,定然心累。

    古人云,对人不可以貌相取,否则天谴之。

    犹在病榻上茫然不知所以的她,很快便发现腹诽别人的报应来了——自己在出嫁前备下的准备赠给未来夫君的香包,正明晃晃地挂在嘴角噙着桃花的英俊公子身上。

    加之听闻给她诊脉的年轻郎中称呼他为崔九爷,她才隐约猜到,原来她就是那个注定要心累的倒霉夫人。

    当从郎中的口里得到确凿答案时,她也是百味杂陈,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陌生的夫君。

    那时的她,犹不能多言,只能羸弱地在床榻上看着崔九坐在一旁,细心地询问郎中:“她的病情怎样,多久才能言语?”

    那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让人莫名觉得心安……

    正想得出神,崔九已经撩开了门帘,大步走了进来,看她正直愣愣地望着自己,脚步倒是一顿,沉默了一会才淡淡道:“我回来了。”

    算一算,她与他已经有月余未见了。

    可惜她与崔九结为夫妻有几年光阴了,但如今都在她的脑海中没了影踪,她也绝对生不出丈夫远行不归的闺怨相思之情。

    不过她断断续续从别人的口中知道些许往事,只听说二人成婚后一直夫妻恩爱。

    虽然生疏,不过感念着夫君崔九为了柳家和自己的帮衬操劳,她还是回神起身走了过去,准备替他解下披风,掸落一下尘土。

    但还未容她近身,崔九的长指已经先自解了系带,将身后的缎面披风扔甩在一旁的长椅上了。

    眠棠见他已经坐下,便到桌旁拿了水杯,替他倒了一杯水道:“李妈妈正在厨下做饭,还未及送来热水,这壶温吞的不好泡茶,夫君且先润润喉咙。”

    说着便按照自己出嫁前,从教习她妻道的女夫子那学来的规矩,半屈身子,将水杯擎举至额前,敬奉夫君受用。

    这便是举案齐眉,当世女子尊敬夫君该有的礼仪。

    崔九那双深邃的眼微微眯了眯,并未有接过她的水杯,而是拿起一旁放着的书卷翻了翻,嘴里说着关切的话道:“赵神医说过,你大病一场,最怕寒气,应该避讳饮用这等发凉的水。”

    说着,他扬声冲着屋外喊道:“李妈妈,送热茶水进来!”

    那李妈妈倒是手脚麻利,不多时,便送了壶酽酽的热茶进来。

    崔九接过了李妈妈奉上的茶盏,很自然随意地挽袖用茶盖拂去茶沫,优雅地慢慢啜饮了一口。

    以前柳眠棠跟女夫子修习茶道时,曾听夫子说过饮茶的门道,揭盖,拂茶,磨盏,皆有讲究。

    当时她看夫子行云流水的示范时,便暗自佩服,可是如今再观崔九优雅的品茶姿态,似乎衬得当初那位夫人都稍显粗鄙做作了些。

    她只记得崔家是京城里富可敌国的富户,却不过是贩卖私盐发家的漕帮船夫出身,没想到崔九这个商贾之家的子弟,竟有股子士族大家的气韵风范。

    相较起来,自己这个半吊子的落魄官宦女子,倒显得与对面这位如玉君子有些不太相称呢……

    李妈妈奉了茶水后,便恭谨退下,留柳眠棠与崔九夫妻二人对坐。

    这样二人独处的时光,其实之前并没有几次。她病重缠绵病榻时,一直由丫鬟婆子服侍,而后她身体见好时,崔九又外出跑生意去了。

    如今静寂的屋子里两人对坐,她才忆起做妻子的并非只需举案齐眉,还有鸳鸯双飞……

    想到这,她陡然有些紧张,现在天色渐晚,但自己似乎并没有做好准备。

    不过崔九放下茶杯后,倒是温和地问起了些她近日身子调理得可好些。

    见夫君只是同自己闲叙,柳眠棠暗暗松缓了口气,一一作答。

    问了几句闲话后,崔九突然不经意间问道:“你初来此地,明日抽空去镇上走走,若见了想添置的,只管去买。”

    眠棠听了想了一下道:“我什么也不缺,街上人多喧闹,倒不如在家里好好收拾打点一下清静。”

    崔家如今家道中落,京城里值钱的铺子都典卖了,如今来灵泉镇做些瓷器生意。万事开头难,想来处处都是需要用钱的,若不节省些,还像以前那般大手大脚,岂不是坐吃山空?

    可她不想挫伤夫君的自尊,所以也没有说什么怕出去花费钱银的话来。

    不过说到这,她倒是起身,从行李箱笼里拿出了自己的首饰盒子。

    里面有当初她出嫁时,外公托人给自己送来的两张银票。

    当她大病醒来后,其他的嫁妆不见了,只有她娘亲传给她的头面首饰和这银匣子,原封不动地压在她的棉褥子下。后来夫家艰难,可崔九从来没有张口管她要过妆匣子。

    现在,眠棠毫不犹豫地抽出了一张,递给他道:“听李妈妈说,你如今在镇子里买了新的铺面,大展宏图,指日可待,我的嫁妆不多,这些个权当入股,店铺开张,我也可以跟着夫君分些红利。”

    她这么说,也是给崔九留下了男儿的脸面,总不好直接说,夫君,你如今赔个精光,我怕你没有本钱,便贴补你些吧。

    崔九似乎没有料到她会这么做,只盯着她的眼看了一会,并没有接,却开口道:“你不怕生意折本,你这嫁妆有去无回?”

    眠棠见他不接,就将银票摆在了桌面上笑道:“做生意,总是有赔有赚,难不成天下的钱银还能都叫一人赚去?你拿来用,总比我两眼一抹黑的强。”说着便是一脸希翼地看着他,指望着他收下。

    眠棠原本就美,可美人若是不通灵窍,也不过是玉雕一尊,没有灵魄罢了。而她浅浅微笑的时候,那冰山美人般不可亲近的疏离之感,一下子在如花笑靥笑容殆尽。细白脸颊上两个浅浅的酒窝,看上去甜美极了,竟有些天真小姑娘之感。

    崔九微微眯起眼看了一会,才伸手拿起那银票道:“如此,我便先替你收着了……不过街市还是要去的,我已经在布行给你定了几匹新布扯衣服,你去看看,若是不中意,便换喜欢的样子……”

    既然是夫君的一片体贴之心,眠棠也不好再推拒,便点头应下了。

    就在这时李妈妈前来问询九爷是否用膳,听东家说摆饭后,便托着漆木托盘将饭食盛端了上来。

    今日的菜色俱是江南风情。藕片里夹着入味的鲜肉煎炸,金黄酥脆,叫化童子鸡散发着荷叶的清香,还有一道豆腐羹,上面是用蟹黄浇顶,鲜美异常。

    也许是因为东家九爷回来的缘故,平日里饭食做得潦草的李妈妈,今日分外用心。

    柳眠棠一路来,都是以稀粥青菜为主,不见肉还好,待见了才发现自己是真的馋荤腥了,一时吃得专注。

    待香肉进肚,解了舌尖的馋,她才后知后觉,自己方才食饭时似乎失仪了。立刻用小碗盛了一碗豆腐羹,重新抖擞起出嫁前修习的礼仪,再次举案齐眉,呈递给夫君受用。

    她也是太忘形了,以前在娘家时,就因为吃相不佳被父亲斥责过。从那以后每次人前吃饭,总是收敛七分。

    可是现在她只顾自己,实在是不该。家里现在钱银不多,像这等满桌酒菜的时候,也不多见。夫君每日忙着生意,必定耗费精力,正需要进补,自己这闲在家中的怎么可以多食?

    想到这,她急急收了筷子,只小口咀嚼着米饭。

    崔九吃得不多,不过是偶尔夹了几筷子,大部分时间,都是看着对面的眠棠大快朵颐。

    美人食饭,讲究的是仪态端雅,诸如嚼不露齿,饮汤静寂一类。可惜他的这位娘子美则美矣,却吃得是媚眼圆瞪,两腮鼓鼓,异常专注。

    不过那种倾注身心的专注,倒是让人不觉粗鄙,反而被带动得也有些食欲大开。

    一不小心,本不想多食的他倒是也跟着多吃了几筷子。不过后来许是她吃饱了,不再见她动筷夹菜。

    二人对坐,又都心思不在吃上,就略显清冷无话了。

    待吃完饭后,崔九用香茶漱口后,便对她道:“船坞头新到了一批货物,须得我去清点,大约今夜也回不来,你一路舟车劳顿,一会便歇下吧。”

    原本眠棠一直暗暗紧张今夜二人是否要歇宿在一处,听崔九这么说,倒是大大长出了口气,语气略显轻快道:“虽是江南,可是入夜也有凉气,夫君穿得厚些才好……”

    说着,便抽出自己这几日缝制的一件小夹袄,递给了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