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都市小说 > 娇藏 > 第 49 章
    刘琨备好了字条,放在衣袖中,便与陆家大爷告辞,出了破庙,往武宁关赶去。

    到了城门口时,他发现城门紧闭,不让通行。

    刘琨寻了个百姓询问,说是城中抓捕重要逃犯,是以将城门关闭。

    刘琨没有办法,只得再次折返寺庙,伺机入城。

    城内的确在抓捕犯人。崔行舟此番亲自带兵前来,就是为了瓮中捉鳖。

    他的料想不错,那铁矿果然跟仰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过如今这个铁矿已经易主,换成旁的人了。

    据混入铁矿的成了工头的暗探回报,先前的商贾,果然与仰山有关。但是现在陆文安排下的人已经被连根拔出,换上了与阿骨扇关系交好的商人。

    而且铁矿有扩大开采的迹象。蛮人征战时,抓捕了许多的边陲百姓,让他们去铁矿当苦力,那边日夜不停地开采,人累死了,就往外抬,扔在荒野里喂狼,如今铁矿外的荒野,狼群聚集,日日都不断食……

    暗探故意挨近那些个神秘商人,那些人说话的口音,带着惠州地界的味道,很明显是惠州人。

    关外铁矿资源一向丰富。但是蛮人不耐开采的劳苦,又不会冶炼手艺,炼制不出精钢,而且他们自用能用多少?若是能运入中原贩卖才能换得真金白银,去购买他们需要的布料和粮食。

    而有本事通过重重阻碍贩卖关外精铁的人,绝非普通商贾!

    崔行舟虽然没有按住真凭实据,却也推敲出了大概。

    想来被连根拔除的,是仰山的旧部,他们与老单于关系密切,可是如今蛮人是阿骨扇掌权了,那铁矿也换了人,换成了跟阿骨扇交好的商人,而有能力攀附上阿骨扇的,绝非一般的人……

    惠州?崔行舟一时想到了那位带发修行,异常低调的绥王。从表面上来,无论是仰山的祸乱,还是边陲的战乱,都跟绥王毫无关系。

    可是随着淮阳王的秘密调查的深入,却渐渐发现,从仰山到边关,都似乎有绥王的手笔在。

    崔行舟琢磨着,自己若不趁此时抓住绥王通敌的把柄,将来怎么跟绥王谈心叙旧,好好算一算帐?

    于是便集中人力,主要查询绥王的线索,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查到了与阿骨扇密会的商人离开王旗部落,准备走武宁关回转惠州。

    所以当那伙秘密商人一入武宁关时,已经如瓮中之鳖,难以逃出生天,被崔行舟抓了个正着。

    崔行舟在柳娘子的药铺子里吃了盏茶的功夫,就已经逮住了两个,而另外两个依仗武功高强,还在城里逃窜。

    不过淮阳王并不心急。反正武宁关的城门紧闭,他们插翅难飞,看着还能躲藏多久!

    果然不出崔行舟所料,剩下的两个商人逃跑时便分成两路,各跑各的。

    一个在城里东躲西藏,专门挑各种偏僻之处,和追兵们玩了好一阵捉迷藏,直到晌午才被抓到。

    另一个商人却是踪迹皆无。原来这商人倒是有心计,甩开追兵后,居然挑了一户看起来家境尚好的院落窜了进去。这家只有夫妇两人,商人进屋后便用匕首胁迫住了这对夫妇,将两人捆了起来堵住嘴,又从衣柜中挑了身勉强合身的换上,便在屋中躲了起来,准备躲过这股风头后再行逃脱。

    他躲在这里,神不知鬼不觉,居然熬过了一整日。士兵们遍寻城中客栈赌坊没有找到人,开始分队逐户搜查,这才将他抓住。

    抓捕了犯人后,崔行舟借了关内牢房就地审问。

    于是几个商人被押入监牢,当晚就开始审问。

    审讯官命狱卒将四人人吊在粱上,什么话也没说,举着带刺的牛皮鞭,沾了盐水,啪啪啪地每人抽了五大鞭子。

    这鞭有个讲究,叫杀威鞭。鞭子乃是用上好的牛皮裁成细丝,和锻打好的铁丝一股股搅合而成,又韧又结实,一鞭子下去,便能抽掉一条肉。

    审讯官将鞭子练得出神入化。一鞭子下去,只抽掉一丝肉,不伤筋骨和根本,却能给人最大的痛感,而且血流如注。

    若是使鞭子的刁毒些,再往大腿,胳膊里下手,让人疼痛难忍,鞭上的盐水浸到伤口处,更是让人疼得死去活来。

    若是往常,五鞭后,犯人身上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看起来似乎伤势沉重。犯人么都以为自己受了重伤,再几鞭下去便没了命,倒也省事不用再废话询问,便一股脑的什么都说出来了。

    可今日审讯官逐个询问一遍,却没有一个肯招供的。见无人说话,他哼了一声,道:“人身似铁假似铁,官法如炉真如炉。我看看你们能撑到几时!”

    说完扔下鞭子,命几个差役换上拳刺,将几个商人当成沙包殴打。

    这几个商人知道自己所涉事大,尤其背后之人位高权重。自己只要不招供,死的便是自己一个。若是招了,死的就是全家了。

    是以任凭审讯官各种大刑伺候,咬定了牙关不说。

    审讯官从傍晚一直打到日上三竿,几个人浑身是血,昏倒了数次。

    崔行舟听闻了下面的人来禀报,淡淡道:“既然酷刑不能撬开他们的嘴,便换旁的吧。告诉他们,此番若是不招,便砍了他们的头,用石灰包裹,运回惠州,挨个乡里询问,也能找寻到他们的家人。到时候,这战时私通蛮族的罪名,就足够让他们全家落罪,满门抄斩了。若是他们识相,老实说出来,本王会力保他们的家人无恙,迁往外乡……”

    果然,审讯官将淮阳王的话说了后,几个人都是有些意动,在权衡了利弊之后纷纷开口。供出他们背后之人就是绥王。

    甚至连走私铁矿的路线,还有如何销售都一一交代了出来。

    崔行舟看着他们画出的线路,还有分销货物的法子,都是精妙高明得让人意想不到,不由得冷笑道:“没想到绥王还是个经营的高手?”

    下面负责审讯的部下连忙补充道:“据说这些个都是延用了仰山先前商人留下的法子,好像是陆文亲自安排,并秘密与老单于的亲随接洽安排的……绥王狡诈,知道这里有大利可图,于是设计铲除了陆文的势力,自己取而代之。”

    崔行舟挑了挑眉,又是这个陆文。这位前太子的遗孤不光棋艺高超,运筹帷幄,而且颇有经商头脑,当真是个全才!就连他身边的妻妾,也被他教得有模有样。看看眠棠,便知道陆子瑜这位夫子是多么尽心力了。

    若是女子,很难不对这等有本事的男人心动吧?想到这点,崔行舟的面容又冷峻了几分。

    他知道,失忆前的眠棠一定是对那贼子付出了真心。这居然比她失身给那贼子更叫人不舒服。

    不过被那贼子掳掠去时,眠棠还小,没见识过什么男人,对握有她生死大权的贼子心动,也有情可原。

    崔行舟当真不觉得自己比那个手下败将陆文差。眠棠就算恢复了记忆,也应该聪明地知道取舍,尽洗前尘,主动忘了跟陆文的过往,好好地跟着他过日子……

    虽然淮阳王觉得自己不该在这等子男女的私情上太过在意,但是第二日的时候,还是决定回药铺子去找寻眠棠。

    最近他光顾着战事,倒是短少了时间陪陪她。

    既然弄清了铁矿的事情,崔行舟交代给部将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后,倒是可以忙里偷闲,给自己放一个小假了。

    因为昨日闭关一整天,好让城里官兵抓捕疑犯,所以今日开城门时,来回走动的行人也少了。以至于药铺子难得有些清冷。

    在城里茶铺子吃过早餐的赵神医兴冲冲地提着一包酥果子来,准备给眠棠尝尝味道。

    没想到一入店铺就看到端坐在柜台后的崔行舟。

    这让兴冲冲而来的赵神医大为扫兴,横挑鼻子竖挑眼地看着淮阳王,气哼哼道:“你占了我的椅子了!”

    崔行舟却一挑眉:“这里皆是崔家的产业,敢问君是自己带的椅子?”

    赵泉就不爱看崔千夫长入戏太深的模样,只甩着长袖,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翘着下巴问:“边关庶务这么忙,你总是往武宁关跑,像什么话?而且我在此乃是救济百姓的正事,一会来了病患,你不还得给我让位置?”

    崔行舟却不为所动,只说道:“一会药铺子就要歇业了,今日用不到赵兄,您尽可回去歇息……对了,有你一封家书送到了我的营帐里,送的是加急的书信,应该是府上有什么急事,我给你带来了。”

    赵泉心不在焉地接信,又伸着脖子看了一圈,想看看眠棠在什么地方。

    听一旁的李妈妈说,夫人这几日有些乏累,加上今早清点货物后有些困乏,去厢房里睡下了,连淮阳王来时,都没有起身呢!

    赵侯爷这才讪讪起开书信去看。

    可是这一看不打紧,赵泉的屁股像被烙铁烫了一般,扑棱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坐在他对面的崔行舟,不禁挑眉看向他道:“怎么了?”

    赵泉气得面颊都红了,直道:“家门不幸!家门不幸!”说着便将信塞给了崔行舟,自己则气得原地打转。

    崔行舟低头看了后,有些疑惑不解,但还是道:“这是好事,恭喜赵兄了……”

    赵泉此时全不见平日里的吊儿郎当,只握紧拳头道:“我跟她两年没有同房,有什么可贺喜的?”

    崔行舟听闻此话,眉头也渐渐锁了起来,不禁责备起了赵泉:“这是君的家事,你这般贸然给我看信,岂不是有损……她的清誉?”

    赵泉此时都气炸了,恨恨道:“她还剩个屁的清誉!”

    此乃家事,崔行舟真是不好多言,他身为好友能做的,就是一路给赵泉安排快马,快些回转镇南侯府,处理家里的那档子烂摊子。

    而赵泉之所以毫不避忌地给崔行舟看,也是知道崔行舟是口紧的,他也不怕。

    可是想到那封家信乃是毫不知情地母亲所写,还是一副欣喜若狂的口吻,赵泉就不禁一阵的恼火。

    他此生最怕麻烦,想到若是他说出真相之后,家里鸡飞狗跳,哭闹不止的情形,就有些回乡情切。

    倒是希望路途上遇到蛮人山匪拦路,他身负些伤痛回去,那些人间的俗事就都不会来恼他了。

    崔行舟挥手叫来人,命人立刻给他备马,安排着赵泉上路。

    他也知道赵泉是个没主意的,给他看信,也是希望他拿个主意。

    所以临行前淮阳王对赵侯爷道:“你此番回去,切莫意气用事,更不能闹得满府皆知。若是月份小,你会医术,自己知道该怎么办……你跟她虽然情浅,可她父亲乃是朝中阁老,都察院御史,若是闹得太张扬,他家脸上无光,你府上也难得清静。”

    赵泉知道崔行舟是为了他好,但是如今他气头上,只挥了挥手,便气匆匆地上路去了。

    崔行舟送别好友后,便命侍卫紧闭了城门,转身又回到了药铺子。

    只见小憩的眠棠已经起来了,鬓角有些散乱,面颊睡得粉红,一副慵懒倦梳头的样子。

    她方才在厢房里隐约听到了夫君跟赵先生在说话,可是起身时,发现两个人都不在了。

    现在见夫君回来了,便问赵先生在何处。

    崔行舟言简意赅:“他家里有急事,先自回去了。”

    眠棠一愣,没想到赵泉走得这么突然,便问:“他家里出了什么急事?”

    崔行舟淡淡道:“府上的妾室有喜了,他回去看看……”

    眠棠听说过赵先生家里妻妾成群,所以一年里若是当上几回爹爹,也是可能的。

    这妾有喜,的确是件喜事,他自然得回去。

    但是眠棠想到夫君跟赵先生年纪仿佛,却膝下空空,忍不住又是一阵内疚,便问夫君知道了赵先生当爹,心里是不是有些不是滋味?

    崔行舟却意味深长道:“并非妻妾有喜,男人便也跟着喜。你想得太多了……”

    于是眠棠便也不提。

    她的夫君向来这么体贴,就算心里真的难受,也不会对她讲的。幸而她最近身子调养得不错,就算再西北的寒天里,也不会像以前那般手脚发凉了,想来若是要宝宝,也能顺利些……

    就在她抱着汤婆子胡思乱想时,就看见崔行舟又让伙计给药铺子上门板,她才拦道:“虽然没有坐堂先生,可是还有抓药的,铺面关闭这么早干什么?”

    崔行舟道:“昨日城里有逃犯,现在而已不知道有没有余党,你这般开门做生意不妥,等到街面干净了,你的铺子再开门吧。”

    眠棠觉得有理,便问:“那我们回家去吗?”

    崔行舟却说:“难得有空,我带你出城散心去吧。”

    他一直想带眠棠去玩,可是战事紧张,一直不得闲。

    后来稳住了金甲关,可是药铺子里却来了个搅屎棍子的赵侯爷,整日一副他才是药铺掌柜的架势,着实碍事。

    现在赵侯爷家添“喜”,镇南侯回家灭火。崔行舟也乐得眼前清闲,便想着带眠棠出城玩。

    眠棠听了自然是愿意。她虽然做事老成,可到底不到十九岁的年纪,还正是贪玩的时候,便回家换了一身方便骑马的短猎装穿。

    这一身衣服,乃是胡人服饰改良而成,眠棠第一次在成衣铺子里看到时就很喜欢。

    买了后,李妈妈巧手帮她在素色的袖口和衣领处绣上了精致素雅的花纹。还另外给她配了副宽面缎面的腰带。

    于是原本腰部有些宽肥的上衣,在宽腰封的束缚下,显得贴身而曲线迷人。曲线修长的美腿再搭配牛皮软鞋底的长靴子,真是英姿飒爽。

    当柳眠棠梳着长辫子,拿着小皮鞭,站立在正在看书的崔行舟面前时,淮阳王的呼吸一滞,上下打量了半天。

    柳眠棠有些摸不透他的心思,便忐忑问:“怎么?不好看?”

    崔行舟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淡淡道:“没有,很好看。”

    他自然不会说,方才看到眠棠穿着猎装出来的那一刻,她的手上甩鞭子的洒脱,和那种说不出的气场骤然让人产生了一股陌生疏离质感。

    就好像每日猫儿般躺在他臂弯上的,不是眼前这个女子一般……

    崔行舟很不喜这种感觉,所以拉着她的手接着道:“不过我更喜欢看你穿襦裙的样子……”

    眠棠甩着小马鞭立在马前,微笑道:“可是穿裙子没法骑马啊!我回来便换裙子给相公你看。”

    说完,她扭身便要自己上马。

    可惜受了伤的脚却撑不住气力,只上到一半就泄了气,若不是崔行舟伸出长臂扶住了她,差一点就要摔下来呢。

    崔行舟先自利落上马后,便弯腰钳住她,一把拉拽上马,用长披风替她兜好之后,一挥马鞭子,便催马出城去了。

    只是在他们离开不久,一个用围巾蒙脸的汉子匆匆来到了药铺前,可看到药铺关张,休息几日的告示后,他急得一跺脚,觉得怎么这么寸,刚巧赶上闭店呢!

    看上去,倒像是个急着买药的主顾……

    再说淮阳王,他是一个月前率领手下勘察四周地形时,无意中在附近的山谷里发现了一窝温泉眼。

    那温泉水汽氤氲,虽是冬季,在热气的蒸腾下,此处成了世外桃源,不受冷风侵袭,绿草野花繁茂。

    崔行舟发现这里,便想起赵泉说过,若有条件,让柳娘子温泡温泉,才更好养她的手脚。

    所以这几日崔行舟叫兵卒运石,垒砌了一处小池子,又用木槽引水,正好可以用来温泡。

    当眠棠下来看到此处时,在马背上就欢快地叫喊出声:“夫君,你是怎么寻到这处地方的?”

    说完,她便下来,绕着小池子走了几圈,然后迫不及待地叫芳歇拿了装食物的篮子,从里面掏出了几枚鸡蛋和鸟蛋。

    在家里时,崔行舟说要带她泡温泉时,她便让李妈妈准备了生鸡蛋和鸟蛋带着。

    此时就派上了大用场,只拿了一个薄薄的小铜盆,舀水泡蛋,然后让它漂浮在泉眼处。

    崔行舟问她这是在作何,眠棠兴致勃勃道:“煮温泉蛋吃啊!用这温泉水煮,蛋黄凝在一处,可是蛋清却稀薄流淌,撒些鱼鲜的酱油吃,最是味美。一般的柴火可煮不出那等子滋味。”

    淮阳王精心准备这么一处地方,原本是想着华清池慵懒娇无力的出浴美景。可是谁想到,她却只先想着煮蛋吃!

    不过带她出来,就是为了让她开心的,所以崔行舟也是坐在莫如搬来的折叠胡床上笑看着她道:“你倒是记得吃,这是跟谁学的?”

    眠棠放好了蛋,接过芳歇递过来的帕子,擦手道:“我小时,大舅舅曾经带我娘和我去利州游玩,那里温泉多,娘常煮给我吃。”

    说到这,眠棠又是带了丝惆怅。也不知外祖一家现在流落何处,外祖父他老人家的身子骨可好?

    不过没等她的伤感成型,便被眼前另一副美景吸引去了。

    崔行舟开始脱衣准备温泡温泉了。他虽然用长巾裹住了下半身,可是那肌肉健美的臂膀窄腰,着实叫人看得移不开眼……

    眠棠有些不好意思,可是还是忍不住抬眼看。

    崔行舟入了温度适宜的水池后,那蒸腾的水汽晕染得他的眉目隐在了云海里。

    “你既然在煮蛋,我便先泡一泡,一会再让给你泡。”

    没办法,这池子修得太小,一次只能入一个人,不然的话,二人共浴也是件美事……淮阳王一不小心,思绪就飘得很远。

    眠棠一时准备饭食,准备得也心不在焉,时不时偷眼看闭目养神的夫君。他的鼻子高挺,侧脸尤其优美好看。

    而那薄而有型的唇,看着有些冷性薄情,可是亲吻起来,直叫人羞怯难当……

    就在崔行舟准备出浴时,那温泉蛋也煮好了。

    此番野炊,准备的是冷饭,不过李妈妈准备了薄薄的肉片,码放在食盒子里,用小锅煮水焯熟,再浇上准备好的酱汁和葱花就能吃了,加上鲜嫩欲流的温泉蛋,搅拌一下,饭也变得温热能入口了。

    当崔行舟出来后,穿上了宽袍,眠棠已经领着丫鬟铺摆了一小桌子,夫君换好衣服就能够吃现成的饭菜了。

    眠棠让芳歇从食盒子里端出了一壶酒,颇为郑重道:“这是我几日钻研,特对夫君的病症泡的药酒,你且喝喝,看看合不合味道。”

    崔行舟挑眉看着那褐色的酒液,一时不知,她要治自己什么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