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都市小说 > 娇藏 > 第 65 章
    陆羡心里急得能上房,可是这内里的艰辛却无人倾述商量。当淮阳王的人传唤他时,只能硬着头皮前往。

    此时再见淮阳王,已经不是上次家宴小酌的派头了。王爷安坐在堆满文书的书桌后面,玉冠金带,浓眉敛目,低头批改文书,一副废寝忘食的光景。

    陆羡进去先跪下向王爷请安,却半天不见淮阳王抬头,只能忐忑跪在那里。

    直到好半天,淮阳王才抬起头,淡淡道:“陆先生怎么还跪着?快快请起。”

    陆羡知道,淮阳王这是在给他下马威。可他一个升斗小民,在这样的尊显的王爷面前,算得了什么?只能赶紧谢恩,却不敢真的起来。

    崔行舟挥了挥手,叫莫如端了一把椅子过来让陆羡坐下。

    陆羡这才起身,屁股担了椅子的边,堪堪坐下。

    崔行舟很是平易近人地问了问陆羡先前的伤势将养得怎么样了,又问了问陆府老人的身体可否康健。

    待得家常聊得几乎无话可说时,陆羡首先耐不住道:“小民的外甥女不懂事,叨扰了王爷甚久,今日小民寻思着便带她回去,免得耽搁王爷静休。”

    崔行舟笑了笑:“她心挂着本王的腿伤,才来看我,算不得叨扰。我养她也非一日两日了,也不差这么几天……”

    这话说得,就不知道让人怎么往下接了。陆羡硬着头皮,也不接这话茬,接着道:“若是无事,小人这便告辞,带外甥女告退了。”

    崔行舟靠坐在椅子上,长指敲打着桌面道:“听闻陆家近一段日子来媒婆不断,陆先生这般着急回去,可是要继续给眠棠相看?”

    陆羡心里一惊,奇怪淮阳王竟然知道陆家的动向。他有点咬不准淮阳王的意思,只低低道:“那倒不是,就是怕家里的老人着急……”

    崔行舟点了点头:“那就好,别人不知,不过陆先生却是知情的,眠棠跟我不过是差了拜天地的夫妻。两年的夫妻恩爱岂能让人说忘就忘?她安安稳稳地在陆家还好,可有人若是不声不响地将她嫁了出去,叫本王的颜面何存?”

    陆羡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虽然觉得淮阳王的话,透着一股子荒谬,却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加上王爷言辞凿凿,竟然还透着几分的有理。

    可是……照着他的话里意思,眠棠岂不是要一辈子当老姑娘,不能嫁人了吗?

    于是他鼓足勇气道:“眠棠的婚事,小的也不能做主,全凭家里老人的意思。王爷也说,眠棠跟您并非拜天地的夫妻,说得难听些……就是……就是野合,到哪里都不作数的。王爷当初不也放了眠棠还家,以后的嫁娶自由,两不相欠了吗?”

    崔行舟皱了皱眉,冷声道:“你是眠棠的长辈,怎么可这般往自家的姑娘身上泼脏水?更何况眠棠是最正经不过的,若是知道你这么说她,岂不是要伤心?再说你明知她跟过我,却立意要将她嫁给别的男人,按的是什么心?她以后的丈夫若是知道了这段,又该如何刁难她?”

    陆羡当然知道眠棠现在的难处,可是世上男人都死光了,眠棠也不能嫁给淮阳王啊!

    若是日后叫崔行舟知道了眠棠以前干的事情……陆羡光是想想,都满额头冒冷汗。

    可是论狡辩,他又说不过淮阳王,一时也急了,江湖之气冒将上来,只瞪眼应声问:“那王爷的意思,是要耗死我家眠棠吗?”

    崔行舟挥手叫莫如又给陆羡倒了一杯茶:“看陆先生说的,眠棠跟本王一时闹着着别扭而已。她总不能意气用事,一直都不理本王吧?只是本王如今忙于公务,一时无暇私事,可若本王为国鞠躬尽瘁时,却被人算计着失了自己的女人,本王就算下落黄泉,也绝对不依着此事!”

    如此一番,便是给这是盖棺定论了,大概的意思是,可以领走人,却不能嫁!

    当陆羡从淮阳王的书房里出来后,莫如引着他去了行馆的一处院落,他一进院子,就看见眠棠正在卸下手脚夹板。

    这几日,她的手脚较比以往有气力多了,虽然不可能像没有受伤前那般康健,但是应付起日常来,倒是绰绰有余。

    只是怕手脚筋再移位,所以一直固定着,现在好些了,上着夹板走动不甚方便,她索性将夹板先卸下来。

    陆羡却不顾得问眠棠的手脚,只急着道:“你为何又来他这里?你可知道他方才跟我说什么了?”

    眠棠叫服侍她的侍女先下去,待屋子里无旁人时才对大舅舅说:“无论王爷说什么,您都当他在放屁就是了。我让碧草和芳歇已经收拾好了东西,随时可以回转西州。”

    陆羡一拍大腿:“他可是淮阳王!之于我们百姓,人家一句话是晴空霹雳,我们怎么能当个屁?他……他的意思是不许你嫁给别人!”

    眠棠一早就听完了崔行舟的跋扈言论,倒也不意外。只一边叠着衣服,一边和颜悦色地跟大舅舅讲:“他不过是争一时的面子。当初在武宁关时,我不该先提出离开,等他开口哄撵就好了。如今王爷损了面子,受不得自己被人先舍弃,总得找回些脸面。他也老大不小的了,等西北战事结束,他母亲自会给他张罗婚事,等他娶妻生子,哪还有闲暇关顾别人?”

    眠棠说得轻巧,可陆羡却觉得崔行舟的话可不像开玩笑:“那他若是一直想着你,你就不嫁了?你这几日也跟他……”

    有些话,当舅舅的真没法问,陆羡一时急得直翘胡子。

    眠棠倒是好心替大舅舅解围:“我既然知道了他不是我夫君,自然不会跟他同居一室,现在不过是给他些缓冲的时间,慢慢分开便是了。”

    陆羡当初是依了父母之命寻的老婆。像这类小儿女间情情爱爱、分分离离的门道,那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可是见眠棠一派镇定轻松的样子,倒觉得情况可能没有他想得那么严重。但是不让眠棠嫁人……

    “那他若一直不娶妻,你岂不是就不能找婆家?女孩子比不得男子,可耽误不起啊!”

    眠棠却轻轻一笑:“大舅舅真是多虑了。从良的鸨母若是有钱银傍身,身边也多得是帮衬的年轻男子。我长得又不丑,将来多赚银子就是了,说不定,能遇到比他更好看的……”

    陆羡觉得眠棠跟她娘亲一个毛病,都只看男子的外表。当下话题一拐,竟然拐到了如何辨识男子内秀的话题上去了。

    见大舅舅分了神,眠棠暗松了一口气。

    其实崔行舟反悔当初分手太匆匆,着实也出乎她的意料。

    但是无论怎么样,她此生与他都是无缘的了。如今这些日子,也不过是镜花水月短暂的美好,给彼此再留些记忆罢了。

    他的腿既然不碍事,那么她也放心了。

    以后,她总要记得,崔行舟并非是她认为的那个落魄崔九。这个是注定要做大事的男人,他的安康,是用不到她操心的。

    这次自己多事来此,招惹到了他,下次一定长记性,再不管他就是了。

    依着大舅舅陆羡的意思,是立刻要走了。

    但是崔行舟却让大舅舅停留几日,待享受够了幽州的温泉和美食再走。

    西北的的战局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

    林思月――也就是本名为淳月的王女正式得了大燕的敕封,成为蛮族部落的女单于。而阿骨扇被崔行舟的部下一路追击逃到了雪山以北,早就不成气候了。

    崔行舟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便肃清了西北,一时战功赫赫。按理应该回朝述职,并移交军权。

    可如今因为腿伤的缘故,他可以名正言顺地在幽州疗伤,享受近一年来难得的清闲。

    如今虽然只是二月初,可是幽州因为地处盆地,春天也来得格外温润暖和。幽州城外的斜坡上开了漫山遍野的蝴蝶花。

    紫色渲染山坡,形成浩瀚的花海,引得成立许多的男女结伴而游,遇到繁盛的花丛,便铺展席子,席地而坐,饮着自带的美酒冷食,欣赏春芳美好。

    淮阳王乃微服前行,带着的仆从虽多,但是也与那些结伴而行的富家子弟没有什么两样。

    只是他的腿伤还没有好利索,依旧拄着拐杖。

    远远看去,玉冠儒衫的翩翩俊美公子,却走路颠簸,叫人看了着实心生遗憾。

    而那位气质不俗的公子旁边,站立的那位白衫女子更是让人移不开眼。

    女子在春日里多贪靓丽,喜欢穿艳丽的衣裙。可惜花色正好,衣裙太艳,反而显不出明丽的感觉。

    可是这白色立在一片淡紫的花海里,却恰到好处,加上人美腰细,乌发盘髻,回眸凝望时,观者无不屏住呼吸,只觉得花里的精灵跳脱在了花海上了。

    陆羡并没有跟过去,而是坐在距离他俩不远处的席子上。

    立在河边的那一对,不知在说着什么,只见眠棠引得淮阳王一阵开怀大笑,可是外甥女好像还很生气的样子。

    接下来,那淮阳王不甚符合礼教地伸手去拉眠棠的手,跟哄小孩一般来回摇晃着她的手臂。

    陆羡看得心急,立刻站起来准备冲过去,分开二人。

    可人还没站起来,就被一旁的小厮莫如绊住了手脚:“哎呦,陆先生,刚给您烫好的酒,您趁热喝了啊!”

    陆羡急得说话都结巴了:“喝……喝……喝什么喝!他……他拉……拉……”

    莫如顺着他的手看过去。此时王爷已经不拉柳小姐的手了,而是带着她一起蹲在河岸边,用一根树枝在河滩上写着什么呢。

    两个人的头挨得有些近,不知在窃窃私语着什么,俨然是春日里少男少女携伴游春定情的缠绵样子。

    莫如看了看,觉得那一对可真够养眼的,又转头跟陆羡道:“说句不中听的,当初在武宁关,要不是老先生你突然冒出来,我们王爷跟柳小姐好着呢。结果您一来,全都乱了套,您又招呼都不打,就将人悄悄地带走了……给我们王爷晃闪得夜不能寐!亏得我们王爷是大才,定力足,能耐大,将蛮人打得是落荒而逃,不然的话,就凭你不声不响带走柳姑娘,搅得王爷心神大乱这一点,就能治你一个搅乱军心之罪!”

    陆羡太耿直,被莫如的话气得一口气没上来,噎在那里:“治……治……”

    一旁的碧草听了,可不干了,立刻帮衬自家大爷道:“治你个大头鬼!你们王爷都对我们家大爷客客气气的,你这小鬼儿倒做起筏子编排人来了!敢问莫爷,您现在是将军还是元帅,开口闭口就是治人罪过?”

    莫如不服气,立刻跟碧草斗嘴起来。

    最后还是李妈妈脸色一沉,低声道:“都像什么话!再吵,都回去自领板子去!”这才止了他们的斗嘴。

    不过,这时陆羡再闪眼一瞧,那两人已经走得甚远了。他举步走到方才的河沿便,正看见地上的龙飞凤舞的一句诗:“昨夜幽梦未拾起,只记孤灯映微光。重逢如隙亦短暂,顾盼他日燕成双……”

    那诗写得可真够缠绵!

    陆羡年轻时可没有作诗撩过小姑娘。可是他爹说过,酸臭文人最不要脸,本该是男女默默之情,都能明目张胆地写出来,搞不好,还要弄个被人口口相传的千古名句。

    能写下那等子酸话的,都不是什么正经东西!

    如今看来,他老人家何等的英明。可偏偏年轻小姑娘都吃这一套。

    陆羡真是怕自家的外甥女,再次被会写酸诗的淮阳王迷惑得晕头转向,一时耐不住他的缠,松口答应了给他做妾。

    其实淮阳王也是有感而发,才在滩涂上写诗的。以前表妹给他写诗月下传情时,他还一脸的不耐,想着哪有闲工夫酝酿这些个。

    可现如今才发觉,自己写起这等子传情的情诗时,也可信手拈来。

    可惜眠棠却不领情,看了那诗后,反而不高兴了起来。

    “总是鼓着脸儿,都快成包子了,不是说好今日出游只想着些高兴的事情,不提扫兴的话吗?”崔行舟拉着她的手,一边走一边说道。

    其实眠棠生气时,也很好看,河边粼粼的水波闪动得她的脸儿也莹莹发亮,眉色都笼罩在光灵里。

    眠棠叹了一口气道:“镖局子的事情太多,有许多要我亲自处理,实在不能耽搁,还请王爷体谅,准了我和大舅舅明日就回去。”

    崔行舟停顿下脚步道:“不是说好了,再留一段时间吗?”

    眠棠低头,垂着眼皮道:“只是你自己说罢了,我可没有答应。”

    崔行舟拉着长音道:“以前我每次要走的时候,你可都是千万般的不舍,现如今是怎么了?眼巴巴地要赶紧跟我分开……”

    眠棠别过脸去,冷冷道:“以前人傻,被骗了也不知。如今又痴长了一岁,总不是一直傻乎乎的。王爷若是觉得不爽利,可再寻个,依着王爷的样貌文采,尽可找着大把愿意给您缝衣做饭,举案齐眉的。”

    崔行舟吸了一口气,心知转到这类话题上,自己毫无胜算可言,于是缓了口气,轻轻拍着她的后背道:“好了,以前是我的不是,不该欺瞒着你。你既然要走,我也不多挽留了。反正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去西州……你什么都不要想了,以后的一切,尽是由我安排。等咱们回了w州的时候,一切都可着你高兴……”

    眠棠没有说话,反正她是抵死都不会跟他回w州的。他若还是存了娶她做妾的心思,以后也要有死心的一天。

    第二天时,眠棠便跟大舅舅上了船去。可是跟武宁关的不告而别不同的是,这次是崔行舟亲自将两人送到了船坞头处。

    “这回子,我让李妈妈跟着你回去。”崔行舟指了指一旁背着包裹的李妈妈道。

    眠棠听闻他要李妈妈跟来,立刻张嘴道:“不必了。陆家又不是没有下人,我并不短缺人伺候。”

    她如今明白了李妈妈就是崔行舟用来监视自己的耳目,所以老婆子做饭再好吃,她也不敢要!

    可是崔行舟却说:“不缺人伺候,你怎么将自己养得那么瘦?隔三差五想要吃李妈妈做的拿手菜,却又嫌着你们陆府的厨子手艺不精。如今本尊跟你回去,你想吃什么都能点。另外……想学些礼仪,也可让妈妈尽心教你。姑娘家,总不能只学拳脚,却不通礼仪。”

    眠棠听到这,客气地表示,自己就是个开镖局的,跟下面的伙计们用茶盏吃茶都嫌着造作,用大碗牛饮才叫爽利。李妈妈教的那些礼仪一类,大约是小姐夫人们入茶会时用的。而她以后大约都用不上。

    崔行舟看她又跟自己唱反调,不禁脸色一沉道:“总之,人是派给了你。若是不中意她,你就找人牙子发卖了她吧。”

    淮阳王说这话时,李妈妈就站在一旁,只端直了腰板,就算王爷说要将她卖给人牙子,那眉梢都没有动一下。

    当真是王府大嬷嬷的做派,宠辱不惊,风雨不乱!

    只是老妈子看向柳小姐的眼神幽幽,脸儿也黑黑的。

    眠棠觉得李妈妈这么大年岁了,受了惊吓可不好,立刻转头跟她道:“王爷在说笑呢,我如何能卖了妈妈你……”

    李妈妈规矩福礼道:“王爷说得极是,小姐若是觉得奴婢不够忠心尽职,别说发卖,打死都是应该的!”

    这将下人活活打死,应该也是那些个王侯高门的家传绝学,李妈妈说得跟吃崩豆一般,嘎嘣酥脆。

    这话听得芳歇和碧草直缩脖子。

    因为以前李妈妈训她们的时候,不止一次说,就她们俩不长进做派,若是进的是王府侯宅,一早就被草席子卷着入了乱坟岗子了!

    以前她们以为李妈妈是在说笑,现在才后知后觉品出,李妈妈说这话时,绝对带着腾腾的杀气。

    想到黑脸婆子这次又要跟来,两个小丫头都有点哭丧脸。

    接下来,淮阳王又是一阵不放心的叮嘱。

    最重要的是,收了他的回信的话,一定要及时回。像先前那般,连信都不收的行径是绝对不能忍的!

    等到好不容易上船后,陆羡看了看还站立在船坞头没有离去的淮阳王,心有余悸地问眠棠:“你说,王爷能彻底撒手吗?”

    眠棠没有说话,只是走到了船头,沉默地看着船两侧激起的点点浪花。

    他撒不撒手,那是他的事情。可是自己的日子,总要自己来规划着过的。

    等回去后,她便要努力积攒银子了。

    因为被他拖累得当个老姑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当个又老又穷的。

    这么想着,这次的分离,竟然没有第一次那么表面平静而内心沉重了。

    所以看来,崔行舟这类慢慢适应着分离的提议,当真是有些效用的。眠棠只觉得还没有回去,就已经有满满的事情要做了。

    船儿一路前行无话,过了些日子,便到了西州地界。

    因为眠棠走时,是说自己去处理镖局子的事情,虽然惹得老爷子担心了些,却也合情合理。只有大爷一副担心极了的样子,追撵了出去,别人倒是觉得并无异状。

    只是这次柳姑娘回来,又带回了个黑脸的妈妈。不由得引得陆青瑛噘嘴道:“这气派,真是越来越大,两个丫鬟都不够伺候的,竟然又买了个婆子!我看她竟然比县太爷的女儿,都像官家小姐呢!”

    彼时二房一家子正在吃饭。陆慕听了女儿冒酸话,不由得一瞪眼道:“那位赵侯爷可看上眠棠了。等她成了侯府贵妾,当然比你这个县太爷的外孙女有派头!你表姐是个厉害的,你若在她面前这么说,看她能轻饶了你!”

    陆青瑛撇嘴道:“爹爹你想得太好,那侯爷看中的都能抬入府里去?我听范公子说了,那位赵公子家里的妾室多极了,什么贵不贵的,人多了就都是贱的……说不定,侯爷只想跟她露水一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