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都市小说 > 娇藏 > 第 94 章
    不过听着听着,侯夫人听得就不是味道了。

    虽然楚太妃言语里并没有抱怨妹妹一家的意思。可是侯夫人是个明眼人,一下子便听出了症结,只生气道:“太妃仁厚,可是你那个妹妹……也太不想着你了!”

    楚太妃叹了一口气道:“我只有这一个妹妹,她又是被爹娇宠惯了的,我这个当姐姐的总不能不管她,日后黄泉见了爹娘,被他二老埋怨吧?行舟那孩子也是的,拖拖拉拉的,就是不告知我他姨妈现在如何,我这心放不下,身子也没法见好。”

    说这话时,楚太妃还特意看了一眼眠棠,显然是指望着眠棠替她给儿子带一带话。

    眠棠则看都不看太妃,只一心一意地吃手里的那块糕饼。最近不知为何,她的胃口好极了,一顿饭连吃两大碗都不够。

    至于楚太妃点她的话,她就只当没有听见。原先她觉得自己外祖父家的二舅舅就够坑人的了,可这位廉姨妈却是比二舅舅都坑,不光在她背后兴风作浪说人坏话,还在危急时刻拖人后腿。

    不过她是楚太妃的亲妹妹,若是太妃不介意,她这个未来的儿媳妇自然也不好说什么,但也不至于热心地为廉家忙前忙后就是了。

    跟侯夫人闲聊了一场后,眠棠便要给淮阳王送饭去了。

    他最近歇宿在了公衙里,别的还好,就是吃的不应时。所以眠棠每天中午都给他送吃食,顺便把晚饭也带出来。

    虽然李妈妈不在,可是眠棠也得了三分真传,闲来无事,亲自洗手作羹汤,除了做自己拿手的几样菜外,还特意切了新下的甜瓜给淮阳王做饭后的水果。

    装好食盒子换衣服的功夫,太妃又唤人叫她过来说话,只当面锣对面鼓地跟她提,让她跟儿子说情,快些救下姨妈一家。

    “我是看出来了,行舟那孩子能听得进你说的话,你且去跟他说一说,哪有这般亲戚遭了难,他却不闻不问的?”

    眠棠笑了,递过了一块甜瓜给太妃,然后慢条斯理道:“太妃宅心仁厚,是我等晚辈要修习的。但是淮阳王的脾气,太妃您也不是不知,他是别人对他两份好,他能还得三分;可若别人怠慢对不住他,就能牢记一辈子的人。这些日子,我也不是没有劝过王爷。可他却冷着脸说,廉姨妈遇事不听劝,总是三番五次连累了太妃。别的事情,倒也好说,可若太妃这次被贼人擒获,成了拿捏他的把柄,他不知现在该是何等被动。”

    眠棠说得慢条斯理的,而太妃一心想着妹妹的心里,也终于是灌入些清流汤泉了。

    她原先只以为儿子是恼姨妈不懂事,差点连累了她,所以生气,却没有想过若是此番儿子被拿捏该是什么情形。

    “这……可是如今我不是无事吗?待看见了妹妹,我说她便是了……”

    眠棠微微一笑,又道:“王爷说,异姓王爷说出去虽然好听,也是世袭相传,可承受的这份隆恩,说不得哪天就收回去了。若是一朝行差走错,落得满门抄斩的情形也是有的。是以像淮阳王府这等子名门右族,谁不是从小便教育子弟为人谦恭周正,万万不可带累了家族。可偏偏自家的孩子教育得宜,却有些个远亲依仗着沾亲带故,狐假虎威,犯下些作奸犯科的勾当,就此让谨小慎微的正族受了牵连,背了骂名……”

    眠棠说的这话,楚太妃就不爱听了:“这是行舟的话,还是你的?我妹妹虽然为人言语刻薄了些,也并非作奸犯科之人,怎么就让王府背负了骂名?”

    眠棠看太妃恼了,也不慌乱,只依旧笑道:“我今日也是多嘴了,这话,原该是王爷跟您说才对。只是廉家原先便往王爷的手底下举荐了无数族中子弟。平时他们如何办差,我是不知,这次王府修缮,有几个廉家的子弟主动请缨,非要承揽些活计,我看在是自家亲戚的情面上,就点头同意了。您也知,如今修补王府的钱,都是从我嫁妆里出的,我也就用心了些,居然发现最近几笔修缮费用的银两不对。这么一细细查究,倒让王爷知道,最后竟然查出就是廉大人的亲侄子贪墨下来的。他平时管着郡中的粮库,王爷又叫人查账,竟然发现他私卖军粮的事情。这下子王爷恼了,这才有了我方才说的那些个话……”

    楚太妃这辈子活得其实糊里糊涂,太复杂的事情,都是不过脑子的。现如今听眠棠一说,也唬了一跳:“可是,这也不是我妹妹贪墨……行舟何必迁怒着她呢……”

    眠棠的笑意渐渐收敛了:“我听说那个侄子并非初犯,以前也曾经有过徇私枉法的事情,不过每次都是姨妈求到了太妃您这,您又申斥王爷,便大事化小。那个惯犯以前掌管的乃是州里的水木工程,油水更多,王爷最后也是没法子,给他调配着去当了粮官,可他还是做不好。若是姨妈现在好好的,应该正坐在厅堂上跟您哭诉那侄子早年丧母的不容易呢。王爷至孝,有许多事情不愿意跟您顶着来,乐得花些小钱,哄您开心。毕竟您是他的母亲,在大是大非上,绝不会帮着外人欺负自己的儿子。可是廉姨妈若是里外不分,总这么带累着王爷,您能忍,我可不能忍!我的男人,凭什么让不相干的猫狗欺负!”

    眠棠说这话时,柳眉高挑,一双眼睛里透着的都是腾腾的煞气。

    楚太妃见识过她伸手教训廉姨妈的样子,知道这姑娘脾气不好,出手就甩飞刀,吓得控制不住的缩了缩脖子,然后一脸不自在道:“看你说的,就像我能让外人欺负我儿子似的?”

    眠棠的怒气收放自如,转脸又笑道:“那就好,所以廉家的确也是该整顿了。该怎么做想必王爷心里有数,太妃何必催撵着他?廉姨妈受足了教训,以后也别老给王爷塞些不着调的子弟,王爷办事尽心顺气,我们王府的日子才能越过越好不是?”

    太妃被眠棠的一番话绕了进去,只觉得此时再跟儿子提廉家的事情的确是自讨没趣,只叹气道:“你们年轻人想的,比我这老人家周全,只是别叫我日后不好见九泉下的爹娘就是了。”

    眠棠敲打完了太妃后,便出了屋子准备给崔行舟送饭去。

    没想到,那正主儿正立在走廊里等她呢。

    方才眠棠吓唬母亲的那些个话,也被崔行舟一字不漏地尽听进去了。

    见她出来,高大的男人只伸出长指在嘴边作了嘘声,便拉着她出来了。

    眠棠不好意思地看着行舟道:“李妈妈教给我的那些,我都白学了,方才我跟太妃说话不客气,你可恼了?”

    崔行舟低下头,狭长黑眸漾着淡光,薄唇微微勾起道:“方才吃人的气势哪里去了?母狮子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猫儿?”

    眠棠半咬着嘴唇不说话,大眼睛里似乎波光粼粼地望着她。

    崔行舟最受不得眠棠这般可怜兮兮地望着,就算明知她跟外人跋扈飞扬得很,却还是忍不住心疼地抱起她,低低道:“可记住了你的话,莫要叫外人欺负了你男人……”

    对于给廉家修补烂泥塘的活计,淮阳王其实自己都做得麻木了,只是母亲从来没有想过他是否难做,一味惯性地偏帮着自家的妹妹。时间久了,他自己也只能自我开解。

    毕竟他不是不孝的逆子,除非万不得已,没有时时气母亲的习惯。

    可是眠棠却能看出他的心内的不适,将他不方便顶撞母亲的话,尽说了出去,这种有人心念着自己,替自己出气的舒畅感,是他从小到大都没有经历过的。

    他现如今也才明白,为何眠棠当初不顾自己的阻拦,将修补王府的肥差都交给了那几个窝囊废。她是立意等着他们出把柄,来堵母亲的嘴。

    毕竟廉姨妈若是真回来后,估计又是死性不改,前来给廉家谋福利。有了这等子的前车之鉴,眠棠就好跟他的母亲细细掰算了。

    崔行舟心内再次庆幸表妹廉u兰当初的拒婚。甚至还隐隐后怕,如果他当初跟柳眠棠就此错过,这辈子他还会爱上别人吗?

    “半日不见,便思念着卿之软语,如饥似渴,何不许我些甘泉雨露,略解相思?”说到这,他忍不住低头吻住了眠棠嫣红的唇。

    可是这等子缠绵热吻还未及加深,就听见有人重重咳嗽大煞风景。

    崔行舟不悦地抬头一看,好友赵泉也在不悦地望着他。

    他娘的,平日看着对女人木讷的淮阳王,竟然是个撩拨女子的高手。那等子不要脸的甜言蜜语竟然这般肆无忌惮地说出来,舌头都不带发颤的!

    也难怪眠棠这等子涉世不深的女子,会被崔行舟迷得神魂颠倒。

    赵泉此时深深检讨自己,以前追求佳人时,是否太过君子老实了?

    崔行舟被他一声咳嗽打断,再次恢复清心寡欲的清冷模样,只拉着眠棠的手问:“嘉鱼来此是有事情吗?”

    镇南侯没好气道:“没事,我自己家的院子,顺便走一走!不过一会你我不是要给参加鼎荣公的酒宴吗?你还在这里消磨时间。”

    崔行舟这才想起,自己此来原是想告知眠棠今日不必送饭,他一会有应酬的,顺便再跟赵泉一同赴宴。

    不过此刻,他不愿意跟眠棠分离片刻,便低头问她,要不要也一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