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都市小说 > 他定有过人之处 > 第十八章
    天亮时,紫瑞端着碗热汤,快步走向官舍主屋。

    进门后她又放缓了脚步,生怕惊扰了里面的少主。

    神容此时正倚榻坐着,膝头搭着厚厚的貂皮。

    淡白的朝光从窗口照进来,覆在她脸上,终于又见了血色,只是还带着些许的倦意。

    昨晚从幽州大狱返回,到现在一夜过去,她根本没怎么睡好,干脆早早就起了身。

    紫瑞端着汤近前来,心里先念了句“老天保佑”。她昨夜已经听东来说了,那大狱里竟然出了那样凶险的事,她们当时就候在外面居然一点动静都没听到。

    还好少主不要紧,否则她得自责死,也无法向回都的郎君交代,更无法向国公府交代,这可是长孙家的心头肉啊。

    “少主,用些汤吧,昨晚自大狱回来到现在您都没吃什么。”她轻声说。

    神容端过去,低头轻抿,紫瑞特地煮的宁神汤,入口温甜,只是从大狱回来后到底还是觉得干,宁愿饮清水,喝了两口就不喝了。

    转头之际,看到紫瑞轻手轻脚地在一旁案头收拾着胡服,正是昨晚山宗剥下来丢给她披的那件,上面还能隐约看出块块干涸成褐色的血迹。

    她想想问了一句:“他昨晚何时走的?”

    昨晚他叫她走,之后领了一队军所人马送她和赵进镰回到城里,到了官舍门口她便没见到他了。

    当时官舍上下一见到军所来人个个浴血,特别是团练使还只着了中衣,赤露一臂,形如修罗,顿时都一片忙乱。

    她被仆从们急急请回房去,的确什么也顾不上。

    紫瑞看她看着那衣服就知道是问谁,不自觉往外看了一眼,有些犹豫不知该不该说的模样:“其实……”

    其实山宗就在官舍。

    客房里,广源正在给他给他更衣。

    昨晚返城时城门已关,为了送神容和赵进镰的车马返城,他亲率人马回了趟城。

    赵进镰拖着受惊的身躯也要坚持先送神容到官舍。

    结果一到官舍,广源出来看到他那衣衫不整的模样便吃了一惊,非要他留下住一晚,伺候好了再回军所。

    赵进镰也劝他,大狱暴.乱已平,他暂歇一下也应该。

    他看着左右都瑟瑟发抖不敢看他的一群下人,觉得自己那模样确实不太像样,便答应待一晚,在客房里睡了一宿。

    广源给他换上了一身干净的中衣,正要给他穿胡服,山宗自己伸手拿了。

    他已经习惯不用人伺候了。

    广源看着他熟练地掖上衣领,收系腰带,不免想起曾经他身边仆从环绕的情形。

    想他曾经也是衣锦貂裘的贵公子,袖口一根金线也足够寻常人家吃上半年的,哪里是现在这样。

    “郎君这三年真是把这一辈子没吃过的苦都给吃了。”

    山宗看他一眼:“少叽歪这些,像个女子一样。”

    “我也只是觉得可惜。”广源看看窗外,凑近小声说:“郎君,您看贵人现在来了幽州,这或许就是天意安排,您跟她……”

    “我跟她什么?”山宗眼斜斜看他,手上理着袖口。

    广源默默闭了嘴,只怕说错话,到时候他更不回来了。

    外面有人来报,胡十一来了,正要求见山使。

    山宗说:“叫他进来。”

    广源便只好先出去了。

    胡十一昨夜留守大狱,今早回了趟军所没见到山宗,才得知他回官舍了,又赶了过来。

    他进门时特地看了看这是客房,又看看山宗,没好意思问他怎么回来这里了,直到山宗看他,才将胳膊里夹着的狱录拿出来:“头儿,我来报一下善后的事。”

    山宗伸手接了狱录,就这么站着翻了一遍。

    死了五个狱卒,已经妥善安置了后事,赔偿了家人,受伤的也着人医治了。

    他合起来,点了个头。

    见惯了生死,这种时候也没什么可说的。

    胡十一看看他脸色,黑脸上一双眼动来动去,又伸出根手指挠挠下巴:“头儿,我就问问,昨天那契丹狗死前说的可是真的?就那啥,你跟那金娇娇以前真的是一对儿?”

    山宗看他模样,恐怕这话憋肚子里都一晚上了,事已至此,也不好遮掩:“嗯,就是你听到的那样。”

    胡十一又挠下巴,这次是惊骇的,他琢磨着这是怎么一回事,琢磨来琢磨去倒是一下回味过来了。

    难怪打一见面,金娇娇让道歉他就让步道歉了。

    那是他前夫人可就说得通了,以前的枕边人,那不多少得让着点儿。

    山宗看他在跟前闷不吭声的,就知道他在瞎琢磨,手在他颈后一拍,吓了他一跳。

    “听过就算了,叫昨天那些兵都嘴严点,没事少在外面说三道四。”

    胡十一摸着后颈,眼瞪大了一圈:“不能说?”

    山宗眼往他身上一扫,沉眉:“你小子已经说了?”

    胡十一语塞,他也不是有心的,就是一大清早回去,先进营房将张威踹醒,问他可曾知道这回事。

    张威自然一头雾水,反而把隔壁的雷大吵醒了。

    偏偏雷大是个大嗓门儿,一听就咋呼了,然后就……

    他讪笑:“我还是先去守大狱了。”

    山宗说:“去守底牢大门,那儿没人跟你废话。”

    守底牢,那还不如赏他一通军法呢!可胡十一也不敢多话,只能抱拳领命,收了狱录出去了。

    到了外面,正好看到广源在,他想起先前的事了,临走不忘到他跟前数落一通:“你小子,上次问你非不说!早告诉我不就好了!”

    广源已经听到里面的话了,看着他垂头丧气地走了,嘀咕一句:“就这样,早告诉你也是早受罚。”

    不过看这架势,郎君对他还算好的了,至少没罚他。

    还没想完,山宗从屋里走了出来。

    刚站定,他眼睛就越过广源看了出去。

    广源往身后看,随即退开几步让路。

    神容走了过来,襦裙轻纱曳地,看着山宗:“头一回见你在这里留宿。”

    山宗听了好笑:“这里不是我的官舍?”

    神容回味过来了,这里是他的官舍,怎么说得好似她反客为主了。她眼珠动一下:“嗯。”

    广源见山宗手里拿上了刀,似要走了,想留他一下,赶紧道:“郎君还是用了饭再走吧。”说完看看神容,“贵人定然也还未用饭,是否叫人一起准备了?”

    神容无所谓道:“我随意,这里也不是我的官舍。”

    山宗眼睛不禁看过去,原来她现学现用也是一绝。

    “那就备吧。”他先往前厅去了。

    广源一听,马上跑去安排了。

    有长孙家随从在,即便是清早,吃的东西也精致丰富。

    厅中摆了两张小案,案头摆的都是京中权贵家才吃得上的精细糕点。

    洁白的瓷盘里托着如雪的膏泥,淋了西域才有的果子酱,鲜红点点,若雪中绽梅,居然还升腾着白雾般的热气。

    神容进来入座时,山宗已经在案后坐着了,换了一身干净的胡服也是黑的,衬得眉目间英气冽冽。

    她在他身旁那张小案后坐下,问他:“你昨日突然赶到,是早就看出他们的诡计了?”

    “算是吧。”山宗看过来:“我若是他们,要动手也是选你去的时候。”

    神容低低说:“那我有什么办法,到底还是要去的。”

    他听到了:“有什么必去的理由?”

    “当然是为了尽早开矿。”

    她说得理所当然,山宗却上下看了她好几眼:“你懂矿?”

    神容对上他视线,忽然笑了一下:“你在打探我?”

    山宗想想,确实有几分打探意味在里面,咧下嘴说:“算了。”

    神容心想算了就算了,她还不想说呢,一面拿起了筷子。

    山宗并没怎么动筷,这甜腻之物本不是他所好。

    看一眼旁边,神容倒是吃得端庄细致。

    他很快就放下筷子,拿了刀。

    神容也搁下筷子,拿了帕子拭唇,看见便知道他要走了:“要回军所还是继续去巡防?”

    山宗停步,“都这样了,还巡什么巡?”昨天晚到点都不知道会怎样。他说:“去刺史府看赵进镰。”

    神容听了就说:“那我跟你一起去。”

    赵进镰堂堂一州刺史,也是因为要陪同她入大狱才会经此一难,她理应去看看。

    山宗没说什么,他心里所想大同小异。

    若不是他叫赵进镰担着长孙神容的安危,昨天那场面他也不会在。

    广源守在外面,见二人一前一后出来,又一同往大门外走去,还伸头看了一眼。

    ……

    刺史府里也是一番惊骇刚定。

    赵进镰主要是在以为神容被劫持时着实惊了一下,如今休息了一宿,已回缓过来,还能与妻子何氏亲自出来见客。

    入了厅中,却见山宗和神容都在,就在他厅中相对站着,有些出乎意料地看了看二人,随即才想起来要说话。

    “女郎没事就好,否则我真不知如何向令兄交代。”

    何氏也跟着点头。

    他又叹气:“只可惜犯人是没的选了。”

    神容听到这个也有些忧虑,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山宗忽然问:“你当时选到人了?”

    神容说:“现在没了。”

    “只能再想办法,崇君看呢?”赵进镰看他,眼神传话,这就是在问他意思了。

    山宗不表态,直到他就快开口直说,才终于点了个头:“我知道了。”

    赵进镰便笑着对神容道:“女郎放心,崇君会替你想办法的。”

    神容看他:“真的?”

    他漫不经心道:“办的成再说吧。”

    反正赵进镰已松了口气,此事还是托给他稳当,谁能在他手底下翻天。

    何氏也在旁笑,又时不时看着神容笑。

    神容忽然发现她今日出奇地寡言少语,与往日打不相同,只站在丈夫身边作陪。

    直至离开刺史府时,她走到大门外,悄悄问了身旁的男人一句:“他们是不是都知道了?”

    山宗几乎瞬间就笑了:“你发现了?”

    难怪何氏那般模样。神容面上只嗯了一声。

    山宗问:“就只这样?”

    “不然我该怎样?”

    他意有所指地说:“别的女子大概会刻意避嫌。”

    神容蹙眉看他,她又不是别的女子,眉头又轻轻一动:“你倒是挺有经验,连别家女子和离了如何都一清二楚了。”

    山宗摸过下颌,心想还是不说了,她就是个不会服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