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都市小说 > 他定有过人之处 > 第二十章
    外面,山宗出来,一看到路边那些张威的人马就有了数。

    “你又要进山?”

    神容刚被那老大夫打断了一下,现在才看他:“嗯,都说了我是经过。”

    山宗被她口气弄得看过去:“那你不用去了。”

    “为何?”她不禁侧目。

    “现在去了又没人能开矿,何必跑这一趟。”他说:“过几天,等时候到了你去山里等我。”

    “等你?”神容歪着头看他:“等你干什么?”

    山宗说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被她这语气一吊,忽的就觉出几分旖旎。她眉梢轻挑,好像他说的不是去山里等他,是去山里幽会。

    他抱臂,幽幽地笑:“你也可以不等。”

    神容早听出他大概是有什么安排,哪知他时刻都一肚子坏水,油盐不进,暗暗在心里嘁他一声。

    还没说话,屋子里的人陆续都出来了。

    山宗吩咐张威:“把人都带回去吧,今日不用进山了。”

    张威听了下意识看神容,她也点了个头。

    胡十一揉着肩膀过来:“既然都得闲了,那咱能去吃饭了不?我到现在一粒米未进,就快饿死了!”

    不仅饿,在底牢那一遭也被吓得不轻,现在缓了过来,饿上加饿。

    山宗看他:“不是叫你回去躺着?”

    胡十一拉一下老大夫:“我这不是得谢谢老军医,他老人家给我用了一通好药,我得请他老人家吃顿酒去。”

    老大夫摆手推辞:“不必不必,你现在也不能饮酒。”

    山宗说:“行了,老军医是我叫来的,这顿就算我的。”

    胡十一顿时双眼放亮:“谢谢头儿!”声音洪亮得几乎不像有伤。

    张威叫自己的队收伍回去,过来凑热闹。

    老军医向山宗道了谢,旁边的女子也跟着向山宗福了福身:“多谢山使了。”

    胡十一早想好了地方,扶着肩膀上路,刚要走,看见了旁边还站着的金娇娇,顿时脚步就犹豫了,看看山宗。

    这尊大佛在,是请还是不请?

    神容在一旁站着,一句话没有。

    山宗经过她身边,停了一下:“你要不嫌弃就一起来。”

    她朝他身上看了一眼,示意那边紫瑞和东来等着,才跟上去。

    到了地方,是一家再寻常不过的酒肆。

    众人一进门,伙计就迎上来见礼,恭请山宗入内去坐。

    此时刚过午,不在饭点,肆中原本也有几个人,见到进来的人是山宗,居然就匆匆离座而去了。

    山宗眼睛都没抬一下,在伙计的一路恭请中,坐了下来。

    神容因是女客,被请着坐在旁边一桌。

    在外饮食不讲究,都是这样一张一张的方木桌,过于粗糙,也难怪方才山宗会那样说。

    她坐下时,有意无意地说:“难得,我竟又与你一起用饭了。”

    山宗脸往她这边一偏:“这可比不上你平日吃的那些。”

    她轻语:“我又没说什么。”

    他扯了下嘴角,脸转过去了。

    胡十一和张威推着老军医在他那桌坐下,几人都好似有意无意地在瞄他们,她便什么都不说了。

    身旁衣裳轻响,那个跟着老军医的女子坐了下来。

    她此时才看了对方一眼,是个样貌很清秀的姑娘,穿一身素淡的襦裙,两手放在膝头,看举止很干练,看面相却又很柔顺。

    发现她看过去,对方稍稍欠了欠身。

    神容觉得看年纪她似要比自己略大一些,却如此客气,微微颔首,算作还礼。

    不认识,自然也就无话可说。

    旁边那桌倒是热闹许多。

    老军医与他们都熟,大约是准备要退隐归田了,端着杯子,以茶代酒地向山宗敬了敬,说了几句玩笑话:什么在山使麾下行医三年,就被吓了三年,如今年老体弱,实在禁不住吓了,还是赶紧回去享几年福吧。

    胡十一道:“你走了,岂不是就留下她一人了?”他指神容身边的女子。

    老军医笑道:“那也没办法,她还得嫁人呢,难道还能给我打一辈子下手?”

    胡十一点头:“也是。”

    神容并不饿,也就一直没动筷,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谈,只喝了几口茶。

    听见旁边的姑娘笑着说:“你们就别总打趣我了。”

    那边传出几声笑。

    神容看一眼山宗,桌上无酒,他手里端着的也是茶,除了偶尔对老军医嗯一声,到现在也没说什么挽留的话。

    她心想真是个冷情的男人,好歹人家这也是在跟他告别。

    ……

    饭到中途,东来忽然走了进来,遥遥几步,垂手而立。

    神容看到,猜想是有事,见那桌他们说得正欢,不动声色地起身出去。

    山宗察觉她从身后经过,侧头看了一眼,没说什么。

    神容走过去,东来立即跟着她出了门。

    她想着应是不好直言,一直走到了墙角处,才停下问:“何事?”

    东来自怀中取出一封信来:“长安刚送到的,送信的方才入城要去官舍时正好被我遇上,便直接给少主送来了。”

    听说是长安来信,神容拿在手里拆得就快了些,打开一看,是她哥哥长孙信写来的。

    洋洋洒洒好几页,内容大多是问她在幽州如何,叫她照顾好自己。又说了京中工部已在安排接手矿山事宜,一切顺利。

    翻了两页,才见他以小字写了句:放心,没有把山宗在幽州的事告知父母。

    随后接道:不过裴家二表弟登门碰见他时,又问起她了。

    长孙信扯了个谎说她近来身体抱恙,就在长安远郊的骊山休养,不好相见。叫她看过二表弟的来信后就配合着装一装,回封信回家,他们好拿去回给裴家二郎,别弄得她好似无故失踪了一样。

    父母也是这个意思,金矿没现世,都不太乐意将她在幽州的事情传扬出去。

    神容这才知道为何这封信有这么多页,原来还附带着她那位裴二表哥的来信。

    她暂时没看,收起信塞进袖中,撇撇嘴:“真是麻烦。”

    东来恭谨地垂着头。

    “不是说你。”她吩咐说:“替我回封信给哥哥,就说开矿的事还在准备,二表哥的信回头再说。”

    东来称是。

    神容又返回酒肆,刚到门口,却见山宗就站在柜上的那用木板搭着的台面前,长身直立的一道身形,胡服烈黑,凛凛一身英气,一手搭着直刀斜斜收在腰侧,一手按了碎银给柜上,先把饭钱给结了。

    有另一道身影从后方过来,唤他:“山使。”

    山宗回身。

    是那老军医身边的姑娘。

    她两手抄着,自袖中取出一个小纸包来,递给他:“这个药山使记得回去用一用。我瞧你肩上破了一道,若是伤了皮肉,不大不小也是个伤。”

    山宗没接:“没事。”

    “还是带上吧。”她两手托着送过来。

    山宗看了一眼,随意接了,往怀里一收:“有劳。”

    “山使不用客气,就当答谢你这顿饭了。”她手这才收回去。

    神容不自觉间已走到门侧面,眼斜斜往里瞄,看着山宗什么也没说地走回去了,那姑娘随后也跟着回去了。

    她这才提了衣摆,缓步进去。

    胡十一和张威还在跟老军医你一言我一语的闲扯,时间不长,桌上已是一片风卷残云的狼藉。

    山宗走过去,屈指敲敲桌子:“差不多就行了,城门关得早,你们想一直耗在这儿?”

    二人立即收心:“是,头儿,马上走了。”

    老军医撑着腿站起来:“确实,还有人等着我过去问诊,我也该走了。”

    姑娘上前来扶他,向山宗福身,快到门口时看见了神容,也福了福身,礼数周全。

    神容目送着几人陆续离开,转头山宗已到了跟前。

    他笑着说:“以为你已走了,看来你只能自己吃了。”

    “无妨。”神容语气淡淡。

    山宗早留心到她一口未动,料想她这等身娇肉贵的也受不了这等地方,八成是嘴硬,提了刀出去。

    神容跟在他后面,隔了一两步的距离,忽然问:“那姑娘叫什么?”

    山宗回了下头:“哪个?”

    “这顿饭除了我,还有哪个?”

    他了然,头转回去,继续走:“赵扶眉。”

    神容挑眉:“姓赵?”

    山宗说:“她是军户出身,全家都战死了,赵进镰怜惜,收了她做义妹,所以改了姓赵。”

    “哦。”

    他忽又停步,回头看她:“你干什么打听人家?”

    “随便问问罢了。”神容越过他往前走了。

    这回换山宗跟在她后面了。

    很快,回到了山宗拴马的地方,那里已经没人,胡十一和张威不敢耽搁,都率人赶回军所去了。

    那间挂着医字牌的屋门也落了锁,老军医不知去哪里问诊去了。

    只有东来和紫瑞还牵着她的马守在路的另一头。

    “你的马在那边。”山宗走过去解马,提醒她一句,下一瞬,一只手搭住了他胳膊。

    “你等等。”

    神容就在他面前站着,一旁是高头大马,挡了她大半身形,在她身上投下一层暗暗的薄影。

    他站定,看一眼那手,又看一眼她:“又怎么?”

    神容眼睛看着他,另一只手伸向他怀里,他穿得不厚,隔着一层中衣的薄布,指下结实。

    从未直接触碰过男人的胸怀,她不禁顿了一下,拿出来时手中是那包药。

    “既然都有药了,不如我帮你擦吧。”她撕了个小口,手指伸进去沾了一点,按到他肩头,透过那道被抓破的痕迹,抹进去。

    他如往常一样,只是看着,从容不迫,丝毫不惊讶她会知道他身上有一包药。

    直到她手指在他肩头缓缓抹了两遍,忽然他手一抬,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神容不禁抬头看他。

    “我要是不打断你,你就一直这样?”他声音低下去。

    她脸色未变,淡淡说:“帮你擦药是好心。”

    山宗忽然低头,借着马背遮掩,幽幽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想做什么。”

    神容一怔,看见他嘴边微微上扬,露出了那抹熟悉的笑,既痞又邪。

    她想叫他低头。

    他一直都知道,只是不说罢了。

    神容暗暗咬唇,脸上却没什么表露,手腕一动,抽回了手,继而将那包药往他怀里一塞,绕过马就走。

    “不要我擦就算了。”

    山宗直起身,看着她走远,拉了下衣襟,手里的药随手一抛,扔进了路边草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