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筒中文 > 都市小说 > 他定有过人之处 > 第四十一章
    长孙信与神容兄妹俩多年默契不是虚的,紫瑞叫人去报说山家人传错了话,他就借机将裴夫人稳住了。

    裴夫人起初怀疑,但再三问过左右,终是无人见到有山家大郎君的身影出现,便以为是山家人认错了。

    长孙信这才放心去找神容,在她屋中坐了许久,期间朝屋外看了好几次,才终于见她进了门。

    “你可是去叮嘱姓山的了?”他开口就问,直觉她出去这么久应该是去见了山宗。

    神容原本去这一趟是带着这个打算,但也用不着了,缓缓走近说:“他走了。”

    长孙信顿时长松口气,轻拍一下案头,“那真是太好了,否则我都不能安心去幽州。”他自椅上起身,理一理衣襟,舒心地笑:“刚好与他错开,我可以准备动身了。”

    说着要走,经过妹妹身边,又生出点怀疑:“他就这么走了?就没与你说什么?”

    神容看他一眼,想起纸上的字,轻描淡写地说:“他叫我放心,没什么好在意的,说完便走了。”

    走得如此之快,待她出去时,已无任何兵马踪迹,迅速地就像是从没有来过。

    “难得他说句好话,我倒是放心了。”长孙信因为听说是刘尚书做的护送安排,一直就没多想:“早走早好,这次是他送你回来,怕说不清,下次他要是敢单独来试试,可不一定这么走运了。”

    说完舒坦许多,他出门走了。

    神容在榻上坐下,习惯使然,摸出怀里的书卷握在手里,心想他肯定不会再来了。

    否则之前在官驿那间客房里,他就不会说那番话。

    叫她不怂就再也不要去幽州,否则……

    “否则如何?”她当时问。

    山宗触过她鼻尖,最后贴在她耳边,沉声带笑:“否则你就是真后悔也没用了。”

    神容握书卷的手指不觉曲了一下,直至此时,都还记着他话里那丝危险的意味。

    ……

    长孙信早就准备着,一旦决定了要动身,不日便可以启程。

    出发这日长安天已转寒,风声阵阵拂过赵国公府的廊前。

    的确叫刘尚书继续坐镇幽州不合适了,得赶紧去接手。

    裴夫人因为山家到访的事好几日都不太顺意,此时儿子要走了,才算将这些抛去身后,临行前,特地将他留在厅中叮嘱了几句。

    无非是叫他在幽州不要与姓山的小子往来,他们长孙家再也不想理会这等离经叛道、抛妻弃家之人。

    “若非看在矿山重要,岂会对他客气。”裴夫人坐在榻上低低道。

    长孙信身着厚衣,围着狐领,乖乖在旁点头应和,心里却在想:在长安还能对他不客气,要在幽州,就是没矿山,怕是也有些难。

    毕竟他是幽州军政之首,在他的地盘上,如何能对他不客气。

    那个军痞地头蛇。

    赵国公在旁负手踱步,沉吟道:“幽州是何等地方,鱼龙混杂、关隘要地,多少枭雄起伏,有几个能撑到底的。那小子能在那里执掌军政,确实不简单。只是他的军职只在先帝时录有,这三年如同销声匿迹一般,也是古怪。”

    裴夫人拧眉,觉得这话像在夸那小子:“他若简单当初岂会挑上他,谁知他就是个有眼无珠的。”

    赵国公笑了笑,宽抚她:“好了,莫叫阿容听见。”

    裴夫人这才不说了,朝长孙信点了点头。

    长孙信终于解脱,朝父母拜过,出门上路。

    神容的马车已在府门外等着送行。

    她坐在车中,揭着车帘,看到哥哥出来,会意地说:“一定是叮嘱过你一堆话了。”

    长孙信冲她笑了笑,坐上马背:“哪里能瞒得过你啊。”

    一路出了城外,直到十里亭处,车马暂停。

    天上竟飘起了小雪,轻絮一般打着旋飞舞在十里亭的木柱旁。

    神容从车里下来,走入亭内,从袖中取出早已画好的矿眼图递给长孙信。

    长孙信拿了展开一看就点头,图上标记得清清楚楚,哪些地方出过状况也都一目了然,他这才知道那山里还有过这些动静,也多亏有她在。

    那地方更多的其实是她的功劳,这段经历想必于她也不同一般。

    想到此处,又想起父母那番叮嘱,长孙信看了看她,温和地低语:“你这趟回来了就好生在家歇着吧,也好叫父母放心。在幽州时如何都不要紧,你要出气还是要叫他服软,哥哥自然都站在你这头,但现在家里已经生疑,最好还是不要跟那邪坏的再有牵扯了。”

    神容看他一眼:“本也不会再有什么牵扯了。”

    人都走了,还能有什么牵扯。

    长孙信心想也是,放心地点头,收了图。

    正准备出亭上马,忽有一人骑着快马哒哒地朝这里奔了过来。

    长孙家护卫都在亭外守着,见有人到来,皆很防范,却听马上那人在唤:“堂嫂!”

    马至亭外,下来一个着圆领袍,做男装打扮的女子,小跑着进了亭中,向神容抱拳:“堂嫂,可算见到你了。”是那日登过赵国公府门的山英,她竟还没离开长安。

    神容仿佛遇上了另一个山昭,立刻侧了侧身说:“别这么叫。”

    论年龄,山宗长她五岁,山英虽是他堂妹,其实比神容还要大一岁,但仍称呼她堂嫂。

    山家女儿也大多习武,山宗的父亲是山英的伯父,山英追随她伯父习武,因而时常出入山家大宅,与神容熟稔仅次于山昭。

    也不知她骑马追了多久,此时额上都有细汗,用手背抹了下道:“堂嫂不愿听,我也不能改口,山家上下都仍尊你是山家长媳,你就是山家的未来主母。”

    神容还没做声,长孙信已忍不住在旁拢唇干咳一声。

    他是听不下去了。

    山英转向他,看了两眼:“是舅哥啊,许久不见。”

    他顿时退半步:“你唤谁舅哥,我可不是你们山家的舅哥!”

    山英出身将门,又常年习武,颇有几分男子豪气,对他这话并不在意,又面朝神容道:“伯母去国公府没见到堂嫂,又思念大堂哥,我只得劝她先回洛阳了。”

    听说杨郡君回去了,神容倒放心了些,至少不会登门了,也免得她还在长安寻找山宗身影。

    “既如此,你怎会来?”

    山英道:“我还是想见一见你,一直听着赵国公府动静,今日才有了机会。”

    神容冲她一笑:“你是想问你大堂哥所在是不是?”

    山英点头:“是。”

    神容看了眼亭外小雪漫舞的天:“他早走了,算算日子,指不定走出去多远了。”

    有几日了?她没算过。

    “这么说他那日果然在长安。”山英懊恼地呢喃一句,觉得被骗了,忽而抬头问:“那你可还会再去见他?”

    神容又想起了官驿里的那番话,还有那句危险的警告,手指轻轻绕着腰间丝绦:“我会与他重逢可不是特地去见他的,我去哪里全看有没有去的道理,在我,不在他。”

    山英皱皱眉,听这话就知道是长孙家的小祖宗的口气,那好像是不会去了。

    她无奈道:“当初大堂哥和离后离家而去,伯父震怒,之后便卸甲不问世事了,也不准我们去找他,所以直到他这趟回来,我们才知道他一直待在幽州,可还是不能去找他。”

    神容有些诧异地看她一眼,当初自己携书而去,也是刚知道这些。

    山宗的父亲曾贵为上护军,竟已卸甲不问世事了,难怪已许久没有他消息。

    她听完却什么也没说,走出亭子,去登车了。

    山家的事毕竟跟她也没太大关系了。

    山英话还没说完,山家现在上下皆知当初一心和离的堂哥护送着前妻回来了一趟,她堂哥何尝护过谁啊,焉知这二人是不是有了什么。

    说不定只有她堂嫂能撬得动她堂哥了。

    她直接追到车旁:“堂嫂。”

    神容收住踩墩的脚,指了指亭内站着的长孙信:“我哥哥倒是要去幽州,有什么话要带给你大堂哥的,你不妨找他传。”

    山英不禁去看长孙信。

    长孙信也朝她看来一眼。

    再一回头,马车已经动了,神容就这么自她眼前走了。

    车驶出去好一段,神容摸出怀里的锦袋,抽出书卷,手指在卷首的《女则》二字上抚过。

    卷轴处有一角因为之前摔下坑洞,被山石刮到,留了点痕迹,一直褪不去了。

    她又仔细收入锦袋。

    是时候再封上这卷书了。

    ……

    比起长安,千里之外的幽州是寒风卷沙的世界。

    军所里,胡十一刚从山里换岗回来,一头钻进张威的营房就抱怨:“头儿什么时候回来,我天天盼,再不回来这么多军务要压死我了。”

    张威坐在那儿对着火盆擦兵器:“我早算着呢,按照咱们正常行军的速度,一个来回,还有三五日就该到了。可万一头儿想在京中过个冬呢?他都三年没出过幽州了。”

    胡十一挨过去,伸着手在火上烤:“啥叫在京中过冬,跟金娇娇一起过?”

    张威道:“那也有可能。”

    胡十一啧一声:“可我听说那个工部老尚书昨日动身回去了,工部的任务没了,他还是得回来啊。”

    刚说到这里,就听见外面马嘶之声。

    胡十一觉得耳熟,起身跑出去,远远看见一队人马驰了过来,为首的黑衣提刀,一跃下马。

    “头儿?”胡十一惊讶地跑过去:“刚算了最少也要三五日你才能回来,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山宗马靴染尘,直覆靴面,眼下微带青灰:“急行军回来的。”

    刚跟出来的张威咋舌:“急行军?那岂不是日夜不停?”

    胡十一也愣了,用急行军也未免太赶了。

    山宗没说话,大步往营房走。

    这一路披星戴月,没有停顿,也没有走去时的路,选了另一条捷径,直奔回了幽州。

    直到推开营房的门,才算彻底停下。

    胡十一跟进来,接了他的刀搁桌上,看他满身风尘仆仆,赶紧给他倒杯水端来:“头儿,这么急干什么?就算工部的任务没了,你也犯不着如此赶啊。”

    山宗端了一口灌下,喉头滚动:“迟早都是要回的。”

    胡十一恍然大悟,对了,他要永镇幽州。

    “出去吧。”山宗把杯子递给他,走去床边坐下。

    胡十一知道他需要休息,放下杯子出去,出了门,又回头扒着门框问了句:“那工部老尚书回去了,是不是长孙家来人接替了?那金娇娇往后还来不来了?”

    山宗坐在那里,忽笑一声,懒洋洋地伸了下发僵的腿:“不来了。”

    她怎么还会来,这里已没了她再来的理由。

    但他还要永远留在这里。